齐天乐蝉周密词作鉴赏

齐天乐蝉

槐薰忽送清商怨,依稀正闻还歇。故苑愁深,危弦调苦,前梦蜕痕枯叶。伤情念别。是几度斜阳,几回残月。转眼西风,一襟幽恨向谁说。

轻鬟犹记动影,翠蛾应妒我,双鬓如雪。枝冷频移,叶疏犹抱,孤负好秋时节。凄凄切切。渐迤逦黄昏,砌蛩相接。露洗馀悲,暮烟声更咽。

【赏析】

周密这一首咏蝉,与王沂孙《齐天乐》咏蝉词作于同时。王沂孙那首词享有盛名,含家国之感,有思想深度。周密这首词如同白头宫女伤感逝去的往事,是一首南宋咏物好词。词写于南宋亡后,并且都以蝉为齐宫怨女的化身。据《中华古今注》,蝉是齐后因怨恨而死,死后变化成的,后世称之为齐女蝉。

王沂孙词用一襟幽恨宫魂断比拟,则比喻宫人化身,这首词命意也是如此。词的艺术构思是把蝉拟人化。

周密很少用典故,层次清楚,槐薰忽送清商怨,依稀正闻还歇二句,直出寒蝉鸣声。词人从自己的感受写起,所以非常真切感人。槐树间,薰风(南风)忽然吹来阵阵《清商》怨曲。《清商》曲调悲惨凄凉,同时清商用来借指秋天。依稀二字,承上句清商怨曲而言,仿佛是这种怨曲,正要听了,却又断了。

首二句先传声,然后用拟人手法,故苑愁深,危弦调苦,前梦蜕痕枯叶三句,从宫魂(蝉)的凄婉的哀唱中,见其对旧时的宫苑,饱含深切的愁怨,所以其声六如此凄苦,昔日的繁华美梦已如蝉蜕的痕迹和枯落的叶子一样,一去无踪了。永不回返了。后一句六字是三个名词组成,意味苍凉,句法精炼,这几句已完全反映了失去宫苑一切的悲哀之情。下五句是加倍写出蝉鸣的哀感。

伤情念别。是几度斜阳,几回残月。转眼西风,一襟幽恨向谁说。字面易明,几度斜阳,几回残月叠句增强感伤氛围,斜阳残月,一般吊古词常常使用。借残月写离别的有,后唐庄宗《忆仙姿》: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这几句写自从离开宫苑,已经历了几多斜阳、残月,其中暗含亡国之恨。

转眼西风,一襟幽恨向谁说。转眼又是一年秋风,宫魂的满腔悲恨无处诉说。王沂孙词第一句就是一襟余恨宫魂断,周密用语接近王词,上片写的正是亡国宫人的哀。

下片接着写:轻鬟犹记动影,翠蛾应妒我,双鬓如雪。三句是宫魂口吻:犹记得昔日少年,轻鬟倩影,因而一举一动,都使美人的嫉妒;如今却已是两鬓添霜,容颜不在了。上二句言昔,下句写今,斗转笔意,写尽了宫魂盛哀之感。词人体认宫魂心态,细致入微。不过,在白头宫女的形象里,也时常有词人自己的影子。周密《秋霁》写自己霜点鬓华白,《宴清都》也说秋霜鬓冷谁管,《西江月》又讲鬓雪愁侵秋绿,可见这里有意用双鬓如雪句,词中自有周密自己,不一定泥定蝉只代表宫人。

以下三句:枝冷频移,叶疏犹抱,孤负好秋时节。写蝉在深秋中的姿态,同时也是摹写照旧宫人以及周密等文人的寂聊无依。

最后几句,紧紧围绕写蝉,与上片开始一段描写相应,他写:凄凄切切。渐迤逦黄昏,砌蛩相接。露洗馀悲,暮烟声更咽。从暗喻讲,就是写每一次渐至黄昏,人们便倍生悲伤之感。从蝉来讲,哀嘶与寒蛩低吟连成一片,露洗馀悲,暮烟声更咽和槐薰忽送清商怨、故苑愁深,危弦调苦相呼应,写蝉的种种姿态臻于化境。凄凄切切语近李清照《声声慢》。

王沂孙词,用语精巧,但略嫌隐晦含蓄,高度拟人化,托寄深意,词风苍凉。周密词描写蝉的形象更鲜明贴切,寄托处用笔不多,颇为轻新明快,两家咏蝉各有独到处。咏物词确有偏重人写、偏重物写的情趣差异,美感境界心理状态都不尽相同。周密清俊爽利,风格近于北宋,自然别树一帜。

玉林哪里治疗白癜风效果好
无副作用减肥药物
先声药业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