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老宅子散文

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的念头在我脑海中萦绕,挥之不去。买回父亲生前住过的老宅子,不是为了投资升值,更不是要隐居田园,只是为了那份难以割舍的父爱,为了让天堂里的父亲找到回家的路。

我的家乡在黑龙江东北部一个偏僻的大山坳里,那里是建设兵团开采的一个露天煤矿,父亲是一名普通的矿工。我刚出生不久,母亲就病了,病的很重,全身浮肿,矿上的人都说母亲没救了。但是倔强的父亲变卖了家里值钱的东西,背着母亲走了十几里山路,坐上汽车,到山外求医问药,一走就是两年。爷爷奶奶一边照看着我,一边不停的把家里的东西拿出去变买,直到买掉家里仅有的一间草房。两年后,父亲搀扶着母亲回来了,父亲离开家的时候160多斤,回来时只有120斤了。奶奶心疼的把父亲拉到炕上,父亲脱鞋的时候发现袜子都烂在了鞋里...为了给母亲治病,我们家一贫如洗,债台高筑,父亲总算是从死神身边拉回了母亲,给了我们一个完整的家。父亲的真情感动了矿上所有的人,矿党委研究决定把当时矿上的一间仓库改造后分给父亲,这就是我们家的老宅子,让父亲感动一生、温暖一生的砖瓦结构的老宅子。

我是骑坐在父亲的肩头走进老宅子的,那时候觉得父亲的肩膀就像一座大山,高高的、稳稳的、心里更是美滋滋的。也许是因为有了这样一栋房子,有了这样一个家,父亲的心中充满骄傲和自豪,他的脚步是那么强健有力、虎虎生风,他急切地拉开门,大股大股的山风就紧跟着灌进屋子,吓得我紧紧抱住父亲的脖子不肯松手。父亲用他那厚重的手掌,轻拍着我的背部:“不怕、不怕,这是咱们的新家,里面温暖的很啊”。从那时起我就明白一个道理,有家就有温暖。

模糊的记忆中父亲和母亲总是不停的把房子周围的树木砍掉,不停的开出一片片黑黑的土地,种下各种蔬菜瓜果,再用藤条夹成围栏,我们的小家在父亲勤劳的双手下越来越像样子了。窗台上蹲着的几只咯咯乱叫的母鸡,栅栏边上一条四处张望的黄狗,还有果树下飞来飞去的蝴蝶。我最喜欢那初春的早上,推开门就能嗅到泥土的芬芳,嫩绿的树叶迫不及待的从枝头冒出来,小鸟在林子里啾啾的吟唱,阳光透过树枝照射在院里,留下参差晃动的树影,我和妹妹就在这斑驳的树影中蹒跚学步,在嬉戏玩耍中不知不觉的长大。

童年的记忆力里,生活十分的清苦,母亲生病时欠下的债,很多年来都是我们家庭经济的沉重负担。那时候不仅买粮买布需要粮票、布票,连买糖都是要票的。我们家一年到头都很少买糖买水果,除非母亲去看望15里外的爷爷奶奶,我们家的糖票用不完,总有邻居或亲属来我们家向妈妈索要多余的糖票。那时候糖果对我们姐妹来说是极大的奢侈品,不到年节从来不敢有任何的奢望。尽管如此,我们姐妹在糖果的诱惑前总是表现的很有骨气,每每看到别的孩子把糖放在嘴里,我们或者故意的转过脸去,或者装出不屑的神情,或者心中自语:吃糖容易得蛀牙。我们家有一个大红色的箱子,每年春节前大约一个月,母亲就会买会2斤苹果,用方头巾包好了,放在箱子底部,留着春节的时候拿出来给我们姐妹吃。我每天有事没事都会溜到箱子边上,偷偷的掀起箱子盖,使劲的收缩着鼻翼,贪婪的嗅着衣柜里苹果的香气。这种香气让我很多年都难以忘怀。

到了上学的年龄,父亲兴冲冲的把我们送进学校,就像种下一颗颗希望的种子。他经常在老宅里那昏暗的灯光下看着我和妹妹读书学习,不断的告诉我们“有文化的人能才有体面的生活”,父亲小的时候只念过一年的私塾,他说当年他如果能把小学读完,就可以当兵,可以进厂当工人,就不会来到这个深山沟里挖煤了。他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我们姐妹俩的身上,矿里很多人都说,我和妹妹是女孩子家,花那么多钱供我们上学划不来。那时候母亲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每个月还需要很多钱买药,家里的生活依旧拮据。但是父亲和母亲都坚定供我们读书的信念,再穷也不能穷孩子,再省也不能省学费,父母省吃俭用把我和妹妹送出了老宅,送出大山,送到大学的课堂里,他们却什么都没有了,有的只有那栋老宅子。我和妹妹结婚的时候父母没有陪送我们更多的嫁妆,我们清楚的知道,我们手中的一纸文凭就是我们今生最珍贵,最骄傲的嫁妆。

改革开放以后,父亲在老宅子周围的土地上扣起了塑料大棚,一年四季的把新鲜的蔬菜拿出去卖给矿上的工人,家里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父亲一次次的对老宅子进行翻新改造,换门窗,罩水泥面,盖仓房,搭凉棚等等,乐此不疲。我和妹妹大学毕业后都在城里找到了工作,住上了楼房,我们每次回家,父亲都会乐呵呵的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有文化的人,才有体面的生活啊”。然而,无论我们怎样劝说父亲,卖掉老宅子到城里和我们一起生活,父亲都不肯答应。直到有一天,他出去倒煤灰的时候摔倒了,引发了脑溢血,抢救及时侥幸保住了性命,腿上却落下了一点残疾。为了方便照顾他,我和妹妹把父母接到城里,把老宅子卖给了矿上的一户人家。

父亲和我们在城里生活了十多年,生活条件越来越优越了,但是父亲的话却越来越少了。他经常站在大道边上,看着过往的车辆发呆。我们知道他想家,想念他的老宅子,但是因为工作都很忙,一直说要带父亲回乡下看看老宅子,却一推再推,未能成行。一个意外,让父亲再次摔倒,幸运和侥幸没有再次出现,父亲去世了,临终前还用手指着东北方向,眼角里充满泪水。

去年春节我回老家拜祭父亲的时候,特意绕道去乡下看了那栋老宅子。房前屋后的树木依旧茂盛,经年风雨的冲刷,房子显得有些破旧,院子里东西的摆放已经全然不是过去的样子。我和妹妹敲门走进去,房主人是一对年轻的夫妇,他们是两年前从矿上的那户人家手里买下的这个房子,我们从屋子里全新的装修中努力寻找那曾经熟悉的记忆,一种物是人非的苍凉油然而生。我和妹妹与房主人攀谈了许久,他们短期内,没有出售这间房子的打算。虽然我们悻悻而归,但是我们不会放弃,我们还会再来的,迟早我们要把父亲的老宅子买回来,我们要把他的骨灰埋在老宅子后面的树林里、小溪旁,让他的灵魂永远守护着这片土地。

共 2 8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在东北一个偏僻的大山里,父亲因为连小学都没有读过而只好做了一名普通的煤矿工人。贫穷的日子雪上加霜,这时候母亲偏偏又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以至于人家都说母亲这回恐怕是活不了了。父亲把年幼的我扔给爷爷奶奶,独自带着母亲去大山外求医问药给母亲治病。没有经济来源的爷爷奶奶,只好一边照顾我,一边把家里的东西拿出去变卖。直到两年后父亲带着母亲回来,家里唯一的一间草房也被卖掉了,但庆幸的是母亲终于活着被父亲带了回来。煤矿领导被父亲对母亲那份浓浓的真情所打动,把矿上的一间仓库分给了父亲,使我和妹妹有了一个可以安身的家。父母因为饱受没有文化之苦,了解做人要是没有文化,活得总是不体面的。所以尽管母亲身体依然没有痊愈,家里依然债台高筑,父母仍然省吃俭用供我和妹妹读完了大学。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几十年匆匆而过,此时的父母已经老去,我和妹妹也都在城里买了楼房。父亲这时候因为摔了一跤得了脑淤血,为了方便照顾,我把老宅子卖掉,把父母接到城里居住。但老宅里承载了父亲半生的汗水和情感,使他在临走时还是遥望着东北老家的方向,眼里含满不舍的泪水。于是我打算,此生只要有机会,就肯定要把那间老宅子再买回来!这篇散文整篇都充满了浓郁的一个情字:文中作者父母在艰难的岁月里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的夫妻之情,作者姐妹对父母那份浓浓的父(母)女之情,还有父亲临走前对老宅恋恋难舍的眷恋之情,都深深打动了我!一篇感情饱满的文章,佳作拜读,推荐赏阅。【:红袖留香】【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12502】

1楼文友:201 - 01:04:42 这篇散文让我感动的是里面饱含的浓浓的一个情字!无论是夫妻情,父(母)女情,还是父亲对老宅子深厚的眷恋之情,都让我为之动容!感谢作者赐稿流年,希望佳作不断。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2楼文友:201 - 19:16: 6 欢迎婉儿!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楼文友:201 - 08:09:2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4楼文友:201 - 08:41:24 婉兒开门大吉,恭喜婉兒在流年的第一篇佳作成精!希望你继续赐稿流年,祝安!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晚上多夜尿吃什么

晚上老人夜尿多食疗

晚上尿多要吃什么好

判断病毒性和细菌性感冒
薏芽健脾凝胶效果如何
维生素D滴剂哪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