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80后文学的青年文化背景体系

纯文学能在现如今引起广受关注的话题已经不多了,文学奖也许还算一个。日前,在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即将进入作品征集阶段的时候,清华大学哲学教授肖鹰却在媒体发表抨击文章,建议“茅盾文学奖”停奖整顿10年,给时间中国作家磨炼自己的思想之剑,以期待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问世。肖鹰的建议很快得到回应,作为茅盾文学奖主办方,中国作协新闻发言人陈崎嵘和中国作协副主席叶辛均表示“暂停茅盾文学奖”只是肖鹰的一家之言,陈峥嵘还明确表示作协不会因为某人的意见而改变规则,“目前中国作协对茅盾文学奖的评奖设定以及目前4年评选一次的规则不会改变。” 与茅盾文学奖受到的质疑类似,作协主办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今年第一次主动向网络文学打开大门,没想到非但没有获得网络文学作者的欢呼,反倒引来诸多网络作者的质疑:以传统作家为主的评委团,真的能公正对待网络文学吗?

以茅奖和鲁奖为代表的官方主流文学奖,在今天,就像中国作协一样,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传媒主办的文学奖项和榜单的日益活跃。文学期刊《钟山》近日邀请12位评论家推选从1979年至2009年三十年最好的长篇小说,《江南》也要在今年主办首届郁达夫小说奖,前者结果已出,后者还在进行中。值得关注的是,两个活动都承诺要做到实名投票、公开评语,《钟山》执行主编贾梦玮说,评选只有一个标准,就是文学的标准,要做到公正、公开、透明。《江南》主编袁敏在接受采访时说,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最大程度杜绝人情票、面子票,避免外界对评奖过程的猜测和质疑;同时,这也对审读委和评委会成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让他们对自己的一票和评语更加负责。有网友对此发表评论道,“实名投票,评语公开,大赞!这样才好,记录在案,才考验评委的眼光和人品”。

暂且不论这些文学奖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们的存在以及对评选过程公正、透明的追求,客观上对茅奖和鲁奖形成了一种映衬,无形中也带来了压力。我认为,在目前这个阶段,类似的文学奖越多越好,正如评论家陈思和所说,奖项越多意味着越多的人可以表达不同的看法,这也是多元化的一种表现。

  (编辑:邵钰杰)

口感符合儿童需求止咳药怎么选痛经小腹痛吃什么汉森四磨汤口服液多钱一盒

流感可以吃维生素吗
女性临近更年期怎么调理
碧凯保妇康栓治疗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