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那年回家征文散文

冬无雪的二十九日清晨,阴郁的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大片大片的雪花,洋洋洒洒,不一会儿便把矿区大地装裹得粉妆玉砌,煞是美丽。中午时分,太阳冲破乌云,折射在大地上,雪即刻融化,空气异常清新,留下一条条雪花洗涤过的路面。

一个不经常下雪的地方能落下如此之大的雪花,家乡平凉的雪那该有多大呢!我们回家计划还能顺利进行吗?于是,回家心切的我们,分头行动:首先,准备和我们一路同行回家的老乡打问平凉亲戚路况。我则打问固原的姑子姐高速公路的情况。被告知:全是冰溜子,高速已经封堵。又打问了华亭的妹妹。她回答雪一直在下,路面已经结冰,车轮子都戴着防滑链行驶,路上很不安全,让我取消回家的打算。

我们合计,到时候看情况再定。当天看了天气预报,平凉明日晴朗无雪。老乡说,要回去,就早早走,在下午四点钟雪再度冻结之前赶到家是没问题的。

周五,老乡打来说:“平凉的路面开了,我们可以回家了。”他说:“无论如何他必须得回家。”

当天,适逢单位开职代会,10时左右,会议结束,我们坐上车,准时出发。车飞速前行进入高速,此时,白银平川阳光普照,路面无冰。有这样的好天气陪伴我们,大家的心情非常愉快,一路谈笑风生,回家的路上,洒满了我们回家的欢愉。

车过固原,太阳的颜色由红色转化为白色,天空阴沉沉地,山、树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中。高速公路两旁也被厚厚的雪覆盖着。我们身处如诗如画的雪景,却无暇欣赏大自然的美,因为,她此刻的美丽便是阻隔我们回家的脚步。于是,我们的心情也随着变幻的天气忧郁起来。一会儿,便有细碎的雪花迎风飞舞,轻盈地飘落在车窗上。一开始还是鹅毛般的雪花,一会儿便成了珍珍雪,这种雪极容易让车打滑。好在,大车砸开的路面还没有结冰,我们的车是铃木四驱,变速防滑的功能比较好,车子在雪雾中,变换着档位,小心翼翼行进。

一路上,车经过海原、同心回民居住区,一个个富有特色金顶星月高悬的清真寺在我们的车行中逐渐后移。这一区域,几乎没有多少落雪,此地的干旱程度,可见一般。心里默默为这些生活在贫瘠、干旱、严寒地区的回民同胞祈福,也油然而生对他们的尊敬和佩服。他们生活在这里,却坚持着自己的信仰,团结协作,不因为条件的艰苦叫苦叫屈,顽强勇敢地生存着,他们,是可爱可敬的人!

车载着我们,冒着飞扬的雪花,听着电子狗谨慎的报警,在茫茫雪花中进入宁夏高速。这段高速,逢山打通了许多隧道,解决了以前必须翻过六盘山的危险和耗时。有的隧道,开在两座小山之间,隧道顶部只有薄薄的一层土地,我想:假如工程队彻底把这两座小山劈开,一方面节约了成本,一方面又会让行人的眼界开阔。如今却硬生生将一截子隧道架在小山之中,工程队当初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可以提高成本,向国家多要一些工程款。如今,在任何事物面前,经济效益是放在第一位的!

中午 时,我们安全到达平凉,每人吃了家乡的饸烙面,蛮是亲切。然后去老乡的亲戚家歇息片刻。到了他亲戚家才知,原来他坚持迎雪回家,是赶着明天给二爸过70大寿,我被他这份孝心深深的感动了,内心是满满的温暖。

正当我们为该怎么回家而焦虑,正巧,老乡的女婿从华亭赶来平凉办事,我们就搭乘他的车可以回华亭了。老乡的儿子在湖北上大学,这会正坐着西安的车回平凉。经过合计,我们几个坐老乡的荣威车去泾川接老乡的儿子后,从崇信返回。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送我和女儿回家团聚,他们大可以不必冒如此大的风险回华亭,感觉自己拖累了他们,心里隐隐感觉不安和后悔。可是,事已至此,多想也无济于事。

老乡半年没见过儿子了,这会儿见儿子的愿望很是强烈,从他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里,可以感觉到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思念和牵挂。世上的父亲,对儿子的感情大概如此,只是每个人的表达方式不同而已。

泾川温度较高,路面畅通无阻,这多少给了我们一些心灵的抚慰。4点多,我们到达泾川县城。这时,雪花又开始飘落。泾川县城被漫天飞舞的雪花包裹在一片晶莹中,让人倍感温馨和浪漫。雪花中的王母宫山和大云寺巍然矗立,神秘而亲切。许多年前,在王母宫,留下过我祈祷的心和虔诚的祝福,如今,誓言依旧,物是人非,王母宫依然在迷雾中耸立,我只是她身边的一个了匆匆过客而已。

从我们等候的路口北上,就到了我童年生活过的老家玉都镇。家乡近在迟迟。触手可及,可是,我却只能默默地看着这条,曾经承载过我多少梦想的小路。世事变幻,咫尺天涯,苍茫大地,白雪茫茫,行走在故乡的路上,却是回不去的故乡路!这厚重、沉甸甸的黄土高原上,是我祖宗繁衍的地方。在这皇天后土中,我度过了欢乐的童年时光、读完了小学、初中。如今,我的祖辈长眠在这块热土上,我的亲人还在用心生活着,我的思念和梦里全是故乡的气息,亲人的影子!我站在她的身旁,却迈不出回故土的脚步啊!漫漫故乡路,我已经十三年未曾走过!

游子的脚步,停留在路旁,深情的回望故乡的县城,安静、熟悉,一如我的亲人。我的叔叔、婶婶、堂弟、堂妹、侄子、外甥如今生活在这一方热土上!多少年魂牵梦绕,只能和他们相逢在梦中。现在,我多想去见见亲人啊!可我却不能!我心情复杂的在路旁来回走动,用心丈量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想找回我从前留下的痕迹,可惜,找不到了,只能在忧伤的记忆里找到童年的快乐。在重重飘落的雪花中,我的目光穿透时光隧道,回到了我人之初的故土。

时间在我的思绪中很快流失。按说,西安发平凉的车过泾川,按照今天最差的路况计算,最迟5点左右就到达了,可是我们按照司机说的,在泾川西站十字红灯下等到快7点,眼巴巴地看着一辆辆西安至平凉的豪华大巴在十字路口下人,就是没等到老乡的儿子。此时,雪花还在一个劲地飘落,每个人的心里都开始嘀咕,一打被告知:由于司机是“第一次”开车,找不见十字路口,直接把车开到平凉去了,车已经过了王村。无奈,我们开着越野车在高速路上去追赶大大巴,在白水路口终于追上那辆车,他阳光帅气的儿子终于回到了父亲的身旁。

原来,他在西安车站没有买票就被人拉上了车,算是坐上了黑车。从车子的外表来看,就不是一个正常运营的长途车。好在,费尽周折,人平安回来,这是最好的结果。

此刻,已经是晚8点多钟,路面在车灯的照耀下反射出冷森森的白光,冷漠冰硬,让人的心冷到了极点。不懂事的两个孩子是快乐的:女儿看着外面的雪花想着能见到妹妹和家人偷偷笑、老乡阳光的儿子饿了在吃面包喝水,一边还听着音乐聊着天,一会儿又大吃一惊说:“啊哦,我把给妈妈买的礼物忘到学校了!”我偷问他:“喜欢爸爸还是妈妈?”他看一下爸爸,把嘴附到我耳边说:“妈妈”!说完,还不忘调皮地眨眨眼。

我们三个上了年纪、有家的人,眉头拧着,满脸都是严肃,满脑子都是担忧,连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呼出的气也似乎是凝固的,看着白茫茫的道路在车灯的照耀下反射着刺眼的亮光,感觉是对我们无声的威胁和挑衅。想到年轻时,比这还大的雪,我照样无所忌惮地行进,一点也没有多余的担忧,这就应了一句老话:越老越怕死。唉!我们身负重任,死不起啊!

到了白水,就只能从大寨塬回华亭了。一路上,侧翻的大车有好几辆,路边停靠着带链子的大车,车子的底部挂着厚厚长长的冰凌,司机在旁边生火铲雪。小车基本上不见踪迹,只有我们一辆车,带着心事、希望、担忧在孤寂缓慢地爬行着。

大寨塬的三台坡是一个危险的路段,在这里,没有来往的车辆,大车都乖乖地停靠在路边,长期跑运输的司机熟悉路况,他们是不会去冒险的,但是,为了回家,这个险我们必须去冒。在三台坡,换了几次防滑档,迎着珍珍细雪,车呼噜噜喘着气,挨着打滑的山路,在路中间缓缓前行,感觉好似到了无人区一般,我们可以听到彼此心跳声和呼吸声,约莫一个小时左右,老乡长吁了一口气说:“这下安全了!”此时,积聚在心里的担忧暂时释放,开始说起话来。

我们谈起了从平凉到华亭高速公路的事情,很是纳闷,这么一个交通要道,为何一直通不上高速公路。何况,这是一条华煤集团煤外运的必经之路,多少年了,宁夏的高速公路修得那么漂亮平整,甘肃的路面先不提质量问题,在这从平凉到华亭不到100里的山路上,修建一条高速公路那是多么符合民心民意的工程啊!

听说,华煤集团早就想修这条高速,可是地方政府插手要管,他们不能让这块肥肉落入集团之手。最后,说是开工典礼都举办了,承包商一估算这儿的车流量不大,经济效益不可观,收益慢,不干了。就这样,由于种种原因,这条高速公路光开工仪式就启动过三次,到现在依然是崎岖难行的山路淹没在大山、绿林、风雪中。完全不管百姓的方便与心声。

道听途说,不足为凭。真心希望这条回家必经之路能早早通上高速,让回家的路更加安全、舒适、快捷。

回到家快十二点了,安口的雪是出奇地大,路灯下,矿上一片银装素裹,清净温馨,如梦如幻。雪,淹没了我的脚脖子,还在顽皮地往身上扑棱。艰难、危险的回家路,在家门口抖落一身雪花和担忧,心便融化。进了家门,妹妹、外甥女、父亲迎上来,温暖喜悦取代了雪夜回程的担惊受怕和疲劳。

洗漱一番,和家人寒暄一阵,在安静的雪夜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第二天,雪花还在不依不饶无声飘落着,好似要捡拾起满地零落的回忆,让人忆起童年的无忌。此刻,我的心情是喜悦的也是担忧的。大多时候,人的喜忧,总是以自己的处境来展露和表现的。

无论如何,该来的会来,该去的会去。我还是放下担忧,先去享受这难得的佳机吧。

一家人,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爬上山坡,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脚印便打破了路的寂静和苍白。满眼,重重叠叠的山峦、树木全都在雪温柔的怀抱中酣睡。山上的民居头顶毛茸茸的白帽、金黄色的玉米在她的眉宇脸颊旁憨笑、红红的辣椒串子烈焰红唇般地渲染着乡村的宁静与热情。我想,我们是走进了一幅毫无做作的水墨画中。画中溢出的是我平生的感激、热爱、满足与祝愿。但愿这份美满常在!

中午,弟弟、弟妹从华亭赶了回来,买了生日蛋糕和蔬菜水果,给父亲过6 岁生日,弟妹做了火锅,我们一家围炉刷烫,亲情暖意便洋溢在温馨和谐的家庭。

遗憾的是,母亲在医院陪着侄女做康复训练,不在家。今天,也是母亲60岁的生日。他们都步入了老年行列,作为子女,应该给予二老应有的温暖和关爱,时下境况,大家都在努力克服,希望来年能有一个新的起步。

下午,雪花还在飘,吃过饭,妹妹、弟弟、弟妹回了华亭。家里就只有父亲、我、女儿、外甥女。我张罗着给父亲蒸了一锅馒头、擀了些手工面放到冰箱,一天很快结束了。

礼拜天早上,带着女儿、外甥女,每人花费三元买了火车票,历经一个半小时,从安口坐到平凉。在火车站,我们人车汇合,此时,平凉的小雪依然飘着,在茫茫白雪中,在满是冰溜子的道路上,心里忐忑:高速公路开没开?在前途未卜的路况中,准备慢慢开回平川,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高速公路竟然开放着,车过了崆峒山,路面大开,没有一丝雪迹,天空也是晴朗的,这给我们紧缩的心来了一个全面的解放,我们兴高采烈,一路回家。

下午6时,安全回到了平川,平川果然无一丝下雪的迹象。

去也晴空、回也晴朗。平川留给人的影响总是这样干馓。

家乡的路,夏天雨、冬季雪。总是充满了期待与艰辛,泞泥与冰霜。可是,却无法让人放弃回家的脚步和心愿。

此次回家,一是给父亲过生日,二是接外甥女来家过年。过完年,我还要回一次家,把外甥女送回家,看看母亲和侄女。一年,总是在这样的反复奔跑中满足着、牵挂着、幸福着。

看了天气预报,说是过几天还有雪,不知到时候将会怎样。我想,车到山前必有路吧,想再多也白搭。现在,还是安安稳稳地享受新年的快乐、舒适、自由为好。

多少年来,茫茫回家路,我在不停地奔走。多少时候,漫漫归程,我一个人走得好孤独无助。可是,尽管疲惫、孤独或是无助,我还是愿意一直走下去。也希望永远有福气走下去、走下去。走到那扯不断的亲情、忘不了的思念、停不下的回忆中去。

共 47 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漂泊在外,才深深体会到浓浓的乡愁,家乡的路承载着我们的昨天,家是我们永远的避风港,那里有扯不断的亲情,忘不了的思念,有美好的回忆……作者以细腻的笔调,写了回家发生的点滴,写回家途中的风景,写回到家的感受,让人感觉特别真挚,就像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一样,引起读者共鸣。文中的“雪”贯穿始终,即使天寒地冻,但是心里暖暖的,与家人寒暄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本文真情灼人,拜读佳作,力荐共赏!感谢作者赐稿晓荷,期待您的下次精彩作品!【:小小的船】【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0:25:18 感谢老师的倾心分享,拜读过程中特别想回家,很有感触。祝老师创作愉快!

欣康什么时候吃比较好

心梗心衰治疗用什么药

急性心衰治疗费用

晚上多尿饮食注意什么
儿童吃什么治感冒发热
生物谷灯盏花有哪些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