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韵受人敬重的职业小说

朋友,你知道吗,在文化卫生尚未普及、乡村里缺医少药的艰难年代,接生婆成为一种受人敬重的职业。老百姓居家过日子,可能一辈子用不到请医生,但谁也不能说用不到请接生婆——题记

80年代以前,卫生院、医院是一个距离贫穷乡村十分遥远的名词,到医院产房去生孩子,那是城市人的时髦享受。

因此,当时的接生婆既不懂科学接生常识,也没有相应的器械,有的只是剪刀和破瓷片。而妇女生产也就只好碰运气了,顺产算是福星高照,碰到难产或产门不开等,接生婆束手无策,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母子痛苦死去。千百年来,生儿育女乃是家庭大事。每当一户人家娶了新娘子,总是盼望她们早早怀孕,并且生个大胖儿子可传宗接代。

无论贫富,生孩子都是一件大事,尤其是头胎分娩,做丈夫和公婆的,心中既高兴又担忧,因为世间常说的“阴阳一张纸,生死一呼间”多用来比喻临盆分娩的女人。所以家长们都把接生婆视为送子的观世音,救命的活菩萨。

接生手艺,那时在农村,也没有专门到什么地方学习的,都是靠经验。观千剑而后识器,操千曲而后知音,接得多了,也就摸着了门道。那时的人皮实,命也没有现在值钱。新媳妇怀了孕,见了人羞的,低下头,红着脸,似乎平平的肚子忽然鼓起来,是见不得人的事,对不起大家。哪像现在有的孕妇,腆着个大肚子,昂首傲视,心高气雄,面有德色,简直有点显摆和耀武扬威的意思。所以过去的孕妇好摆弄,现在的孕妇难伺候。

主人将接生婆接进家,双手捧上一碗糖水鸡蛋,抽烟的还要敬上一筒烟。接生婆洗过手,走进产房,一询问一观察,吩咐家人端来一盆热水和剪刀,点来一盏油灯,做好产前准备。旧式分娩有立式、半跪式、仰卧式和坐盆式。“临床经验”丰富的接生婆一边柔声细语地安慰着痛苦万状的产妇,一边用“屏气、下努、用劲”帮助她用力。婴儿哭喊着哇哇坠地之后,接生婆迅速掰开婴儿双腿,鉴定性别,并马上向房外通报:“生了,生个大胖儿子!”。

“生了,生了个丫头片子。”听得出,因是个女孩,报喜的嗓门低了八度。接生婆把剪刀放在灯上炙烤消毒之后剪下脐带,用干净的布条捆好婴儿脐眼,穿上柔软干净的衣服,站在门外早已迫不急待的婆婆一步跨进了房,抱起尚未开眼的婴儿左亲亲右亲亲,脸上一朵花,心中一罐蜜,无比幸福。

顺产,母子平安,接生婆松了口气,全家人万般高兴,杀鸡、割腊肉,款待接生婆吃饭,饭后奉上一个元(相当于现在500元左右)的红包,当作酬劳。依照接生婆的嘱咐,将胎盘(俗称包衣)埋在枫树下或大河边,寓意日后孩子顺风顺水,健康长大。第三日,接生婆复又登门,替婴儿“洗三朝”,一般只须饭菜招待,无须送礼。经济宽裕,为人大方的人家执意再送红包,接生婆简单地推诿一番之后,“只得笑纳”。孩子周岁生日那天,接生婆打扮得风风光光,理所当然地坐在首席。

在80年代初期还有这样一个故事。

亮子在高兴的同时又感到纳闷,母亲从不出远门的,现在玉儿在这里而且是有几个月的身孕了,怎么母亲会放心出去呢,所以亮子打着母亲看得懂的手势和她对话。“您到哪里去?”

“我到你表姨奶家去。”

“去干什么呢?”

“你表姨奶是农村有名的专业接生婆,我去她那里学学接生的技术。”

“什么,你要给玉儿接生吗?”

“是的。我过去也为别人接过生,现在再去学学接生的技术。”

“不行,你不能给她接生,一定要送她去医院生孩子。”亮子一边跪在母亲面前,一边用笔在纸上写着,“一定请母亲同意送玉儿到医院生孩子。”

“你有点蠢,我们这种情况能送她去医院生孩子吗,那样岂不是前功尽弃,自投罗吗?!”

“再说,现在农村,婴儿出生仍然是靠接生婆。在农村,外出分娩有‘不吉利’的说法。还有我们这里去医院交通不便。所以你不要说了,外面的接生婆也不能带到这里来的,只有我去学好接生技术来迎接我的孙子出生。”

亮子母亲把准备留给她孙子满月的一只老母鸡,思来想去还是送给她的表姨妈,让表姨妈教她接生的技术更要紧。她又从积蓄柜里拿出200元钱包了又包,放进又大又深又结实的裤兜里,上面还盖着小手帕。心想,天气再热我也不能拿小手帕出来擦汗,万一把200元钱带出来丢了怎么办呢,一再提醒自己要记得啊。

当天微微一亮,亮子的母亲左肩挎着一个提包,右手提着一只老母鸡,高高兴兴地出门了。一阵阵微风向她吹去,她感觉到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她就势张开厚厚的大嘴唇不停地呼吸着。她看了看地上,连小草也伸了伸懒腰,它身上的露珠晶玉儿透亮,就像一颗颗珍珠在阳光下闪耀;她又瞧了瞧荷花池里的荷花也舒展开了叶子,在微风中摇摇摆摆。她望见一对小蜻蜓在空中来回地飞舞。她听了听树林里的小鸟也从睡梦中醒来,飞到枝头唱歌。

亮子母亲仿佛被那美妙的歌声陶醉了,她心想,刚一出门,就看到这么美好的景致,是个好兆头。她一定会学到接生的技术的,会顺顺利利地把孙子接到这美丽的世间来的。所以她感觉特别凉爽,特别有精神,特别惬意。

烈日当空,虽然到了夏天的尾声快进入初秋,但大地仍然被烤着,空气在灼人的阳光下依然闷热。成熟的谷物在炎热下弯着腰,低着头。和草叶一样绿色的蚱蜢,四处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天空带着那种即将变红的橙黄色,仿佛一大片金属接近炉火时一样。

亮子妈步行15公里,从一个山谷走到了另一个山谷。一路上还真热,手里提着一只三斤重的老母鸡,三斤虽不算重,但要走这么远的路一手提着就觉得手有点累了,真是远路无轻物。出汗了她就用衣袖擦擦,只想早点赶到姨妈家。虽然一路上景色秀丽,山水如画,树木迷人,但她无心领略一路的风景。

当她远远地看见表姨妈站在坪里张望着,好像是迎接她似的。她快走几步,大声喊“姨妈,姨妈!”

“谁啊,我有点看不清。”

“我是翠花啊。”

“是翠花啊,真的好久不见了,请快进屋。翠花,今天你怎么还记得姨妈我生日呢。”

“当然记得,只是这几年来一直抽不出时间给您来拜寿。今天特意来给您拜寿,祝福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翠花的接口还真快,其实她根本不记得姨妈是哪天生日了。

“您刚才在看谁啊。”

“就是看你表妹回来没有。”

姨妈把翠花带进了房间,并准备去泡茶。“还是我来吧,姨妈,您坐。”

当姨妈坐定下来,翠花就直截了当地说:“姨妈,今天我来您家有两件事:一是给您来拜寿;二是请您教我接生的技术。”

“接生技术?你以前不是不想学吗,当时我只想把你带出来,你老是说没时间。现在这个时代了,去医院生孩子的人多,在家生孩子的就不多了。你怎么还想学接生技术呢。”

“是呢,我现在有时间了,附近有几个孕妇想请我去接生,我还是没有把握,所以今天特来请教您呢。”

翠花马上把带来的老母鸡交给姨妈,“姨妈,这只老母鸡是我孝敬您的,是给您拜寿的。”

她又从裤兜里掏出所带的200元钱交给姨妈,“这是我向您正式拜师所表达的心意,您就收下我这个徒弟吧。”说完,翠花就向姨妈跪下来,“姨妈,不。师傅,请受徒儿一拜。”

“好的,好的。我就收下你这个称心如意的徒弟吧。”姨妈说完,师徒俩就哈哈大笑起来。

“翠花,你就在我这里多呆几天吧,只要我知道的都会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你的。可能过两天要准备接生,就由你来操作吧。”

“太好了,在此,我再一次谢谢姨妈师傅了。”翠花喜滋滋的,真高兴,她本来准备来这住几天的,姨妈这么留她,她真是求之不得,满心欢喜的。

姨妈和翠花相互谈了一些家庭情况。姨妈问到,“亮子有婆娘了吗?”

“有了。没有。”翠花连忙摇了摇头,马上纠正,因为玉儿还不算是她的儿媳妇。

“亮子是个好孩子,长得俊俏,人也聪明,可惜他生那场病后就不能说话了。”

翠花听着泪汪汪的,“是呢, 0岁的儿子,让我操心 0年。他,不仅让我操尽了心,也让我内疚了 0年。由于那时太贫穷,也太无知,一场小小的感冒引起的病,没钱医治,也没及时想办法,最终让他失去说话的权力。”

“后来几年我们夫妇没完没了的超负荷的体力劳动,积攒一点钱带他去城市医治,结果呢,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钱是打了水漂。接着我们特意为他修通到家的一段路,送他去学开车技术,为他买了一台手扶拖拉机,让他自食其力,生活有了保障。紧接着,我又为他的晚年着想,怕他打单身,从他20岁起托人为他作介绍,让他生下一男半女的,也好了却我的心事,难啊!”

姨妈也跟着叹息了一阵。

当姨妈说起接生婆的职业就津津乐道,老百姓居家过日子,可能一辈子用不到请医生,但谁也不能说用不到请接生婆的。接生婆并不要读很多书,但也绝不是无师自通,大部分是由老接生婆传帮带,经过相当长时间的锻炼才正式单独接生的。

她还说了,“接生婆的工具虽然很简单,就是一把剪刀、一块毛巾、一个脸盆。但做这一行,经验往往比知识更重要。一个是这些简单的工具一定要消好毒,会巧用。二是对孕妇腹内的情况只能凭经验估摸,好的接生婆大多是通过多年的接生锻炼出来的。遇到难产,一般人处理不了的,只要请到有经验的接生婆,就可以化险为夷,才能母子平安。如果没有接生婆,不知会有多少无辜的生命将死于非命,有多少产妇将经受更多的痛苦。”

姨妈把几十年以来接生积累的经验,碰到的各种疑难问题及解决的方法慢慢地跟翠花讲解,还告诉她操作时手怎么灵活地运用,两只手又是怎样地配合好。还怎么去揣摩孕妇的心里,让孕妇与之配合好,还尽量减少孕妇的痛苦等等。

翠花把姨妈积累的接生经验,解决疑难问题的方法,如何揣摩孕妇的心里活动等都一一牢记在心,感激在心,决心一定努力钻研,不断摸索接生经验,为迎接好自己的孙子来到这世上做到万无一失。

“四阿婆,四阿婆,我婆娘一直喊肚子疼,怕是当生了吧,请您快点来啊。”只见文大叔家的小儿子气喘吁吁地跑来说。

“好的,你快回去烧壶开水,我们就赶到。”姨妈回话后就做准备,这时翠花马上帮姨妈检查接生箱子里的东西带齐了没有,收拾好就提着箱子随同姨妈快速出发了。

一路上姨妈对翠花说:“今天就由你来接生,你一定要沉着稳定,我会在一旁指导你的。你首先要给孕妇一个良好的印象,尽量减少她的痛苦,在欢乐愉快的气氛中让她轻松地把孩子生下来。”

翠花都一一应允,但免不了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毕竟还是正式的第一次去接生。当然姨妈就在身边也给了她的定心丸。她决心一定漂漂亮亮地接好这次生。

当翠花和姨妈赶到文家时,产妇已经躺在床上了,孕妇的肚子本来就很大,很圆,由于胎儿在子宫内的压迫,她的后背脊梁骨疼痛,她自己把一个很厚的枕头塞在后背,所以她的肚子挺得老高老高的,口里还不停地呻吟着。

一到他家,姨妈就先介绍,“这是我娘家侄女,是个好接生婆,她比我年轻,手脚灵敏,就让她来接生吧。”主人当然无话可说。

翠花定了定神,镇定下来,用姨妈的简单听筒放在孕妇的腹部、胎背处可清楚地听到胎心音,一般胎心每分钟跳动次。她又有模有样地检查了胎位,一切正常。她就把药箱里需要消毒的工具都消好了毒,又拿出接生包里的垫布,帮产妇垫好。姨妈在一边说:“第一胎通常要痛16个小时,小孩才会出生,第二胎以后,一般只要七八个小时。”

这孕妇是第二胎,听她丈夫说已经痛了5个小时,现在就等她再次发作了。

翠花面带微笑地对着产妇,轻声地安慰着产妇,让她放松,不要紧张,不要害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产妇的阵痛越来越密,也越来越痛,豆大的汗珠沿着她的脸颊流下来,流到枕头上,翠花就用干毛巾给她擦汗。这时产妇痛苦地喊叫,两只手乱抓,垫的被褥都被蹬得乱七八糟的了。

翠花一边稳住产妇,一边轻压着产妇的肚子,同时安慰着孕妇,“孩子很快就要出来了。”她再次把垫布垫好,消除她的精神紧张。要孕妇的丈夫扶起孕妇,让她喝杯糖水,使她身体有足够的能量和体力,这不但能促进分娩,也大大增强了对疼痛的耐受力。

当孕妇再一次发作,翠花大声地对孕妇说:“好,你用力啊,用力!孩子快要出来了!”一会儿,好像婴儿的头发露出来了,按照一般的经验,婴儿的头就应该接着从产门中滑出来,可是他始终不肯出现。看着产妇在呻吟,在挣扎,翠花手足无措,汗也刷刷地流了下来。

姨妈要孕妇的丈夫马上过去,让他撑起孕妇的头,这时孕妇用手挽住她丈夫的脖子好用力使劲。

“放松!用力!再用力!”翠花又一边用手轻压着躺在床上的孕妇,一边柔声地安慰着她。孕妇在大声地呻吟,声音在寂静的山野里传得很远很远;她还不断地侧身翻滚,一时向左,一时向右地改变着不同的姿势,想减轻一点痛苦。

共 1059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翠花为了完成一项重大任务,亲自向表姨妈学习接生技术。她把姨妈多年积累的接生经验学到手之后,赶回家为自己儿媳玉儿接生做准备。小说中对产妇生孩子的过程进行了极为详尽的描述。翠花作为婆婆,即将充当奶奶的喜不自禁,接生时的镇定自若,以及亮子的紧张焦急,玉儿的痛不欲生,文中都给与了细腻刻画。小说取自农村题材,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对生孩子这情节的描述很具有专业水准。佳作,推荐共赏!祝好作者!【:树阴凉儿】

1楼文友:201 - 08:26:11 姐姐小说描写细腻逼真,具有生活色彩和浓郁的乡土气息。欣赏佳作,祝姐姐写作快乐! 崇尚自然,任其自然,顺其自然,乐得自然。

回复1楼文友:201 - 08: 5:29 谢谢妹妹精美的和精妙的按语。谢谢妹妹的赞美:小说取自农村题材,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对生孩子这情节的描述很具有专业水准。谢谢妹妹的欣赏和祝福。

2楼文友:201 - 08: 4:26 谢谢妹妹精美的和精妙的按语。谢谢妹妹的赞美:小说取自农村题材,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对生孩子这情节的描述很具有专业水准。辛苦了,祝你端午节快乐。

阳痿早泄怎么办

腰酸肾虚吃什么药

腰酸肾虚怎么办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热淋清颗粒能治尿路感染吗
汉森四磨汤小孩吃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