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舍白蜡烛第六集

《哑舍.白蜡烛》(第六集)

风平浪静的日子过了没有多少天,班里出事了。

在某个早上的教室里,宋城山突然在下课的时间里在班里惊叫:我的玉石不见了!谁偷了我的玉石!

此话一出,班里顿时间开始沸腾了起来,很多同学全都跑到宋城山的身边,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同学们谁都有谁的说法,有人说要宋城山先仔细寻找一下先,有人说要他回想一下最后一次见到玉石的时候是在哪里。众人各有各的说法。一时间班里闹哄哄的。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徐良是最后一个离开班里的,每天晚上等到班里没有人了之后,才慢慢离开的。

对,我也是这么觉得,因为我不止一次见到他是最后离开的了。

肯定是他趁着班里没有人在,才动起了歪念。

整天看上去是读书很勤奋的样子,没想到却是这么阴险的。

众人纷纷附和着说道,于是跟在宋城山身后的十几个同学全都走到了徐良的座位前,其中一个同学一手拍开了徐良拿着的书本,徐良!是你偷了宋城山的玉石吧,乖乖的把它给我交出来。

啥? 徐良捡起了落到地上的书本,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看着那个同学:你说啥?你说我偷了宋城山的玉石?你有什么证据!

宋城山料到徐良肯定不会承认的,于是冷冷的说道:我听说,班里就是你经常最后一个离开的吧。

徐良愣住了,但很快又大声说道:是又怎么样,就不允许我可以晚一些离开的吗?

同学们一听到徐良这样的回答,都生气了,齐声指责徐良的不老实行为。

我相信徐良是清白的。 一个声音在教室门口回响着,众人纷纷回头一看,看见李清琳站在那里,她缓缓走到了徐良的身边,说道:我相信徐良,他不是偷了你的那块玉石的人。

徐良虽然是经常留在班里学习,但不代表他就是小偷啊。

大家都惊奇不已,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是听错了,宋城山开口说道:你相信他?相信这个脏人?

李清琳听到他说的那句脏人极为刺耳,但很快又镇定下来说道:是的,我相信徐良。

同学们开始议论纷纷,连徐良也感觉很惊奇。微笑的的看着她,心里默念着说道:谢谢你。

倒是宋城山压住了他们的议论声,说道:我看啊,你跟这个脏人一样。是他给了你一些好处,你就帮他说好话了吧。

徐良听到他左一句脏人右一句脏人,他再也忍不住的冲了上去就给了宋城山一拳。

打死他! 宋城山捂着被徐良打过的一拳,周围的几个同学纷纷附和,抓着徐良就要打他,清琳赶紧拉开他们,但都被他们推开。

清琳。徐良看到她跌倒在地上,不由得惊叫着。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人大喊了一声:全都给我住手!

站在门外的张平一见到里面的情况不对劲,于是赶紧冲了进来,拉着徐良赶紧往外跑。张平拉着徐良来到了学校的池塘边,看到身后没有人追来了,才把气喘吁吁的徐良放开,两人实在累得不行的坐在了地上。

等到体力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张平问道:没事吧。

没事,刚才要不是你及时冲进来拉我出来,我恐怕真的会被他们打的。宋城山所说的那块玉石,真的不是我偷的。

我知道你是清白的。 张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因为跑得过于快的原因,他额头上的头发被沾在额头上。

谢谢。 徐良感激的说道。

宋城山在班里是那种呼风唤雨的人,这件事情闹开了,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要不这样吧,你先在家待几天,一旦学校有什么情况了我就再跟你联系。

只能是这样了。 徐良说道,同时也对张平说声谢谢。感谢他在最关键的时候帮了自己。

张平笑道:都是同桌,就别这么客气了。

就这样,徐良跟校长请了假期,校长也对这件事情也略有耳闻,于是也就批准他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先。

学校暂时不方便回去了,徐良就在家里大睡了一场,上学已经两个多月了。都没有好好的睡过一次,这下终于有机会了。

张平睡了一天一夜,直到夕阳的黄昏照进徐良睡觉的房间时,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于是拿起镜子照看许久,发现自己眼皮下的黑眼圈已经消退一大半了。

在在这个时候,魏长旭站在门口边,看了看刚刚醒来的徐良,于是礼貌的敲了敲打开的房门,徐良,张平他在哑舍的客厅那里等你。

徐良伸手随便的拿了件衣服穿上。穿着好鞋子后走到了客厅,一眼就看见了张平在看着桌子旁边的那一盏长信宫灯,每看一次,张平的眼睛都流露出惊讶的眼神。忍不住的想要去触摸它们的时候,站在徐良身边的魏长旭急忙咳嗽了一声。张平立刻不敢去动了。

张平,你来了啊。 徐良走上前说道,同时拿了一张椅子拉到张平的面前,先坐坐吧。

徐良和张平两人坐了下来,魏长旭也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看见徐良的黑眼圈消失了好多,张平说道:这两天睡得好吧。

还可以,只是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呢。

以后别这么太过于拼命了,身体要紧呢。对了,关于那件玉石的事情,我帮你查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原来这件事情是宋城山自己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他真实的目的,就是想找个罪名按在你身上。其实那个玉石还在他身上的,换句话说,他就是想把你置于死地

什么! 魏长旭惊叫:这个宋城山算是哪根葱啊,徐良没有得罪他,他就这么急着要去得罪徐良。

徐良对着魏长旭挥手,先别打岔,听听张平是怎么说的。

张平于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校长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就对他以前犯下的事情也一一查清,发现他在这个学校里可真的不是什么好学生。校长先生于是借着这次机会的,就把宋城山开除了。

还有,班里有人不断说难听的话的源头,其实就是宋城山一手策划的。

那太好了。 魏长旭对徐良说道:那你可以不用整天因为这件事情而提心吊胆了。

徐良的脸上有了少许的兴奋。于是说道:好人有好报,坏人有坏报。

店里的三个人因为这件事情有了结束,全都开怀大笑了起来。过了不久后,张平突然认真的说道:我怎么总是感觉这件事情有点怪怪的,徐良你平时在班里都很少说话的,难道是

就在那一刻,雕花大门突然被人破门而入,冲进来的苏尧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徐良不好了!琉璃厂的李李松林已经没多少气息了!

这是发生在徐良身边的第二件噩耗。

当苏尧带着徐良疾步的跑到琉璃厂那边时,张平也急忙跟在身后。魏长旭没来,是因为他要负责看管好哑舍。

夜幕早已吞噬了黄昏时久久不离的夕阳。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夜晚。

刚走进李宅的苏尧看到了在门外等待的老板,急忙说道: 老板!我把徐良带来了。

老板一看见跟在苏尧身后的徐良来了,于是急忙对徐良说道:赶紧进屋里去,李老板他已经没有多少气息了,他有话要跟你说。

好! 徐良说道,急忙走进了李宅的大厅,在苏尧的引导下。徐良来到了一个房子里面,看到里面的李松林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但是手心却紧紧抓着坐在他身旁的李清琳的双手,而她也什么没说。只是慢慢的流泪。

那一刻,徐良觉得天旋地转。他赶紧走到李老板的身边。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徐良,你来了啊。 李松林一眼认出了坐在他身边的徐良,呼吸的速度也稍微平静了很多。

是的,我来了。

那好你来了就好。我也知道我快要死了,但是一直有一件事情放不下的,就是这个我在教堂里收养的孩子。以后你能替我照顾她吗?

此话一出,徐良愣住了。不由自主的看着一旁的李清琳,而她也一样。也是满脸泪痕的看着徐良。

我知道这件事情有点太过于唐突。 李松林似乎理解到徐良此时此刻的心情,于是继续说道:我跟老板认识了很多年了。他也时不时都在跟我提过到你,我相信老板的眼光是不会错的,他说你很好,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我现在快要死了,徐良,你能帮我完成这最后的心愿吗?

李老板,你别瞎说。你会长命百岁的。 徐良抓紧了被眼前的气氛感动到了,于是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眼泪。

与其说是被气氛感染了,倒不如说是想起了自己的奶奶临死前的表情。

傻孩子谁都会有这么一天的。 李松林笑道:那你现在肯答应吗?

我我

到底答不答应!

我答应就是了。

看到躺在床上的李老板还是不相信的表情,徐良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站了起来,并且还竖起了三只手指:苍天为证,我徐良在李松林先生面前发誓,一生一世,必定会好好照顾清琳,如有假言。必定不得好死!

话一出口,徐良都被自己的行为吓到了。

天哪!他刚才这是在干什么呀。

只见李松林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好,你能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相信你一定能言出必行的。这样我就可以安心上路了。

李松林的声音越来越小声,而且还断断续续的。李清琳慌了,只是一个劲的在摇头。

终于,紧紧握紧着李清琳的那一双手,也悄无声息的松开。

爹!李清琳再也忍不住的痛苦了起来。

循声而赶来的老板看到了房间里的情况,苏尧和张平也纷纷赶来。跟在老板的身后,老板先是皱紧了眉头。走到了李松林的床前,摸了摸李松林的脉搏,同时又在他的鼻孔上一碰。过了许久才说道:李老爷已经走了。

徐良抬起头来问他:老板,你一定有能力救救他的。快点救回他一命好吗?

生与死本来就是自然法则。 老板按了按徐良的肩膀,继续说道:恕我无能为力。 说完,老板走出了房间。苏尧和张平站在房间门外,看见李清琳痛哭流涕的把头靠在徐良的肩膀上。此时此刻,纵使心里有很多安慰的话语,只能被沉默渐渐淹没了。

没过多久,李宅大门口上的红灯笼换了,取而代之的是白灯笼。

老板要回哑舍里做好一些事情先,只能是对着李松林的遗体深深的鞠了一躬,之后带着苏尧回去了哑舍。

李家顿时之间沉寂在一片哀伤之中,李清琳茫然的站在自家大厅里。看见墙上挂上了白凌,而高堂上挂着一张放大的照片,那是李松林在世时拍过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李松林穿着西装,微微侧着头,正在微笑,那是他去年夏天时拍的照片。

李清琳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张照片,久久不语。

在李家里工作的一些丫鬟和家丁都换上了白衣,其中一个年长一些的丫鬟看到李清琳站在大厅中间。于是放下了手里要准备的花圈,走到了她的身边说道:大小姐,老爷现在不在了,你一定要坚强啊。

跟在她身后一个稍微迷信一点的丫鬟附和道:是啊,大小姐。老爷他生前做过这么多好事,阎王爷不会为难他的。

柳妈,我知道了。 李清琳点头说道。但还是站在原地不动,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李松林的遗照:你们先忙吧,我没事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细心的柳妈还是看到了李清琳的眼睛时不时都在落泪。

永失所爱然而,死别比之生离,又不知哪个更为残酷。

柳妈不再说什么了,而是轻轻拍了她的肩膀。就在这时,柳妈看到徐良在门外换着麻衣,张平还在帮他在手臂绑一条手绢。于是走到了徐良的身边说道:大小姐的情况很不稳定。而且,我刚才看到她的眼睛里还有点想轻生的念头。你在她心里也是挺重要的,你去安慰安慰她吧。

放心吧,她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而已的。没事。 徐良说道。

柳妈对着徐良点了点头,于是跟身边的年轻丫鬟走开了。

目送着柳妈离开的背影,徐良跟张平两人开始忙活了起来,时不时跑去帮柳妈她们打水。也时不时跑去帮家丁在屋檐上挂白灯笼,当徐良路过李松林躺在床上的那个房间时。看见那个绝美的女子在给李松林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此时的她也穿上了麻衣。在给李松林擦干净身子。

徐良看见她的心情稍微安定下来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又继续忙活了起来。

过了一个半个时辰后,李家大堂上要做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做好了。徐良站在门外对张平说道:你先回家休息吧,明天再来吊唁。

张平说道:徐良,李清琳现在的情绪,你也应该能理解的。她现在这样,你更加要好好照顾她。

我会的。徐良拍了拍张平的肩膀,我也曾经失去过亲人。所以我比谁都能了解她的心情。

那好,我先回去了。 张平走到门口顿住了脚:晚上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来给我打的。

说完,那一袭黑色的学生装消失在门外。

一切该做的都已经做好了,出去外面发送吊唁帖的家丁也赶了回来。

家丁和丫鬟先是找地方打起了瞌睡,有些坐在院子里闲聊。他们都是今晚要守夜的人,但有些已经在院子里找个地方睡着了。

徐良跪坐在灵堂旁边,看着李清琳在火盆里不断的烧纸。徐良看着她在忙活的背影,看见她被火盆里的那些细烟咳嗽到了,急忙半跪着走到李清琳的身边说道:你先坐在一旁休息一下吧,烧钱的事情让我来就可以了。

李清琳也没跟徐良争执什么,而是把手里的那一摞冥钱递给徐良。

就这样过了很久。徐良偷偷看了一下手表,看到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按照当地的风俗,过了十二点就不用烧钱了。于是徐良停下了手里的活,在李清琳的身边盘坐着。

灵堂上除了徐良和李清琳,同时也还有柳妈带着的几个丫鬟之外。都见不到其他人的影子了。也许是因为太累的原因,有很多都睡着了。但也还有个别的还在外面守夜。

今晚静得出奇,连院子里的蝉叫声都能听见。

徐良坐到了李清琳的身旁,两个少男少女并排着坐着。徐良看了看对面的柳妈,此时她在以手帕拭泪,而在她身边的几个丫鬟在不断的安慰她。

徐良又看了看坐在身旁的清琳,此时的她虽然不再大哭大闹。但是却憔悴了很多。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安慰她,只是知道,陪伴,也许就是最好的安慰。

即使全世界都抛弃她了,他也不会抛弃她。

在灵堂上的几个人都没有睡,他们默默的在李松林的灵堂前守了一夜。

就这样熬过了一晚之后,伴随着院子里的一声咯咯的公鸡叫声。黑夜开始渐渐散退,东方的红太阳在微微冒出,在院子里熟睡了的家丁和丫鬟也大多数都醒了过来。

柳妈毕竟都是见过世面的,一大早醒来的,叫他们该忙啥的就忙啥。

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前来吊唁的人也都纷纷来了。他们有些是收到了吊唁帖而来的,大多数都是李松林生前的好朋友。朋友们一个接一个的走进来,先是给灵堂上的李松林遗照鞠躬,然后站在一旁有人就会喊道家属谢礼。于是李清琳和徐良都会面无表情的对着来吊唁的人进行谢礼。

张平和紫薇也来了,先是对灵堂上鞠躬后。紫薇看着坐在地上的李清琳,发现她只是过了一夜,就憔悴了很多。而且眼睛里还布满血丝,想必是哭了很久了。

紫薇还正想说什么,就被站在她身边的张平拉到了一边,说道:她现在的情绪还不是很稳定,你就先不要再怎样去刺激她了。

嗯。 紫薇懂事的点了点头,说道。

直到中午过后,李松林的遗体被棺木装上。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李宅,今天的天气不算好,也不算坏。但至少的话是没有坏天气出现。

李松林最终安葬在城外的山上,葬礼算是圆满的结束了。

守孝过了一个月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白灯笼拆除了,换上了红灯笼。

徐良也回到了哑舍,上学的时候特意踩单车路过清琳的家,他答应过李松林,说在今后的日子一定会尽自己的能力照顾好清琳,她比自己富裕很多,那他更应该要努力的读书,以后长知识了,找到好工作去赚大钱了,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有能力的去照顾她。让她幸福。

等等!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念头了,难道自己已经喜欢她了?

还没来得及等他细想,就看到了前面的大门台阶上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学生,她的头上没有别着小白花了,她重新穿回了学生装。左顾右盼的在周围张望,等她一看到徐良出现了,就兴奋的急忙向他招手。

她看上去好了很多,似乎已经是能够在悲伤中走出来了。

上车吧。 徐良把单车踩到大门台阶前,绝美的女子害羞的点了点头。于是坐上了单车身后的座椅,等到清琳坐稳了之后,徐良开心的大喊了一声出发啦。 这辆载着幸福的单车,渐渐走远了

月经后期病吃什么好
月经后期吃什么排污
经期延长有血块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