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生命的尊严随笔

煦日和风的春天终于让蜷缩在屋子里人们兴冲冲地走到了街上,一个冬天被寂寞白雪和呼呼北风占据了的街市夜晚,如同咕嘟嘟的喷泉,涌出了汹涌的人流,生命的活力和着扑鼻的花香喧腾了大街小巷!

晚上陪妻子去重庆路散步,妻子突然对路边的烧烤摊儿有了兴趣:“我想吃肉串儿。”

我说:“那就烤够你自己吃的吧,我胃不舒服。”

可是吃什么都惦记着我的妻子,偏偏带出了我的份儿:烤了两串儿鱿鱼外加五个大肉串儿,在她强逼的眼神下,我陪着她硬是吃了两串儿,结果还是还剩了两个大肉串!

我说:“扔了可惜了,看看有没有讨饭的,送给他们!”

一路上寻找着能够接受肉串儿的人,一个满身油渍的老人正在垃圾桶里翻着可以卖钱的东西,我思忖着他会不会接受我的肉串儿,妻子不同意:“人家靠捡废品养活自己,你给人吃的,那不是把人家当要饭的了吗?再说,老人都有七十多岁了,也咬不动你那排骨肉串儿!”

一路向前,满眼的红男绿女,衣着光鲜,哪个也不是肉串的合适人选,忽然看见一个老婆婆坐在地上,面前放着一个老式搪瓷缸子,这个满脸是沧桑皱纹的老人头上包着一块黑头巾,身穿大襟儿盘扣大棉袄和免裆大棉裤,就像是从五十代穿越来的。

这位老人,我是十分熟悉的,因为几年了她都在这个位置上坐在地上乞讨,妻子说:“人家是讨钱的,你要给人家说不定会挨骂的:我是要钱的,又不是讨饭的,瞧不起谁呀!”

只好继续往前走,终于发现了一个坐在路边台阶儿上的人:一身儿破烂得开了线的衣服,满是污渍,屁股下坐着不知装了些什么又黑又油的丝袋子,和那黑黢黢满是污垢的脸一样。

在路灯下仔细打量,却发觉这还是一张年轻的脸,只是眼神呆滞,直直地盯着跟自己世界格格不入的霓虹灯,这个人一定是能够接受我的肉串儿的人了!

我将肉串儿递过去:“你要吃吗?这是干净的!”,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半句言语,伸手接了过去,却没有直接吃,而是站起身来,将破丝袋子甩到肩上,扭头就走了,这时我才发现他的身材瘦小,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左腿还像有伤残……他就这么背对着我走去,我想会看到他边走边吃的样子,可是肉串儿在他手里随着踉跄的身体一摆一摆的,并没有看到他狼吞虎咽的样子……

我目送着他远去的背影,油然而生了一股淡淡的酸楚敬意,也许是他觉得这施舍得来并不好受,他不想在施舍人面前失去自己做人的尊严;也许他还有一起流浪的同伴,他要去和他一同分享……

此景此景,让我想起了另一位流浪者,那就是在新华书城门楼下栖息了几年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那个一个隆冬数九的夜晚,九点钟值完班,“咯吱咯吱”踩着冻雪回家,忽见到书城的门楼下有一辆三轮车,四面围着废广告牌子的塑料皮子,难道这里面有人吗?

回到家,妻子告诉我:“那人上秋就在那儿了,你才知道呀,平时就是盖个被子,四周也没有什么围着,现在冬天了,他自己做了棚子……”

窗外北风吹得枯干的柳枝哗哗啦啦响,细碎的雪花在窗台上积了一道雪的山梁,屋子里冷冰冰的,虽然暖气是温的……

我忽然开始担心起那个三轮车上的人了:这么冷得夜晚,他会不会冻死?

思来想去,怎么也是放不下,妻子说:“儿子毕业时从学校里拿回来了一床被子,闲着也是闲着,不行你给他送去吧!”

我抱着被子,顶着刺骨的寒风奔向了书城,那个三轮车孤独地趴在雪墙后面,没有一点儿生气:“可别冻死了呀!”,我的心里不禁有了一丝惊慌!

踩着雪窝子靠近了车棚,我轻轻敲了敲冻得僵硬的广告塑料:“里面有人吗?”

“谁呀,你要干什么?”里面一个沙哑的声音表现得十分警觉。

“别担心,我是来给你送被子的!”我说。

“谢谢”,塑料皮子嵌开了一条缝,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他伸手接过被子,然后又将那道缝儿合上了……

这一夜,我是在担忧中度过的,不知道这零下三十多度的冬夜,那个人能不能熬过去……

朦朦胧胧进入了梦乡,那个人竟出现在了面前:破衣烂衫,满脸灰垢,他站在一个蹲着两只石狮子的银行门前,嘴里喊着:“冷呀,冷呀!……”要进到银行的营业大厅,一个身着制服的保安正使劲向外推他,可是他却死靠着门楼的水泥柱子不肯离去,嘴里还是喊着:“冷呀,冷呀!”……

天亮了,太阳终于从阴云中跳了出来,大地是一片耀眼的白,上班的路上,我绕道去了三轮车前,却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站在那里,正面无表情地看着马路上包裹在厚厚棉衣里急急匆匆赶着上班的人们,而他却衣衫单薄,没有戴棉帽子的头上顶着乱蓬蓬的头发,虽然憔悴了一些,但如果不知道情况,谁也不会想到他就是这个流浪三轮车的主人……

这以后,我时不时给他送一些饭菜,他也总是礼貌地说声谢谢,就再无他话。

同事对我说:“都沦落到这地步了,还要刚儿,要东西还分人,你给他要,我们给他就是不要!”……

转眼到了春天,书城门前的小花园里绿草如茵,桃红柳绿,那个戴眼镜的流浪者也出来了,他静静地坐在草地上看书,看到我他不再戒备,而是笑了笑,然后又低头看着他的《雾都孤儿》。

我主动和他搭话:“你家在哪里呀!”

“原来在松原,后来爸爸妈妈都死了,我就一个人生活!”

“我看你还年轻,到哪儿打工还是可以的。”我试探着问他。

“原来是打工来着,后来受伤了,干不了活了!”,他抬起头让我看他的脖子:一道深深的疮疤结着黄色的脓痂几乎绕了脖子一圈儿,“身上也是这样,等着养好了病,我再去打工。”

“我看你很愿意读书,念了几年书呀!”

他的眼镜片后一下子闪烁出泪光,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我一下子有了自责:为了自己的好奇心,怎么能去揭人家的疮疤呢!……

后来的日子,书城的门楼子被砌死了,他的家就被赶到了小花园的木栅栏边,这回可真正是露天地了,于是他又用废广告布将车子装上棚儿,虽然处于车水马龙的闹市,那辆车显得和周边环境极其不协调,可是他在那里一停又是一年,八成是城管也同情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吧!

又是一个冰天雪地的寒冬,在临放寒假时我又去给他送了一次被子,可是假期后从老家回来,却见那辆车子孤零零封在厚厚的积雪中,没有了出来进去的脚印,几天过后那辆车子也消失了……

那个年轻人去了哪里呢,也许是被救助了吧,也许……

几天前看到了上的一张照片,很受震撼:一个戴着草帽,扛着扁担的老者,被超市的保安堵在门外,老人央求着保安放行,以满足他做爷爷的一个愿望:要给小孙女过生日买一个发卡,可是愿望没有实现,却挨了保安一脚,而那位老人始终谦卑地笑着……

单位里几位扫卫生间的阿姨,个个都是年近六旬,每每看到碰见,我们都会热情地互相打招呼,一位阿姨说:“我们背后都说你没有架子,没有瞧不起我们!”

“你们凭着自己的劳动赚钱,也没有靠谁养活,别人没有资格在你们摆架子,没有你们的付出,整个学校会脏成什么样子了!”,我有意回避老人们生活拮据这个现实,怕她们觉得难堪,“再说了,年龄大了出了活动活动,身体还会硬朗起来呢!”

阿姨立刻兴奋起来:“是呀,刚来的时候,我就像个傻子一样,眼睛花得签个名儿都看不见,现在浑身是劲儿,那天和孩子投篮我一下子就投进去了,孩子们说:这老太太真厉害呀!”,阿姨脸上现出了自豪的笑容,似乎皱纹也少了许多……

美籍哲学家弗洛姆说:“尊重生命、尊重他人也尊重自己的生命,是生命进程中的伴随物,也是心理健康的一个条件。”,任何一个生命的个体无论在你的眼里如何卑微,都是造物主神奇的创造,就像崖壁上的花儿,虽没有温室的花朵那样雍容华贵,可是那抓在石壁上的顽强足以迸射出震撼人心的生命强音!

任何一个生命的存在都值得敬畏, 任何一个生命的尊严都不容亵渎!

共 297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以个人的视角,进行着对人与社会关系的思索。全篇通过“我”所见到的拾荒的老人,乞讨的老婆婆,接受施舍仍保持人的尊严的残疾者,年轻的骑三轮车的流浪者,扛扁担的老者,打扫卫生间的阿姨,这一系列的社会底层人物的描写,以及“我”的态度和思想,体现出作者的尊重每一个人的人格尊严的人文主义的思想。《礼记.檀弓下》所载的不食“嗟来之食 ”,正是人的尊严高于生命的写照,文中有的人物与其有异曲同工之处,作者引用弗洛姆的名言,便是全文的主题之所在。文章以平铺直述的手法,将各个人物逐一描述,着墨不多,但却形象鲜活,富于个性。是一篇具有思想性和可读性的好文章,,祝作者好!【山水神韵:翔鹤掠雲】

1楼文友: 14: 2:4 拜读佳文,欣赏文中观点,谨祝安好!

回复1楼文友: 22:5 :20 谢谢老师辛苦和精彩编按! 愿世界爱的阳光普照,愿每一个生命都能享受平等和尊严!

2楼文友: 08:46: 4 任何一个生命的个体无论在你的眼里如何卑微,都是造物主神奇的创造,就像崖壁上的花儿,虽没有温室的花朵那样雍容华贵,可是那抓在石壁上的顽强足以迸射出震撼人心的生命强音!欣赏佳作!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效果怎么样

云南灯盏花药业怎么样

生物谷灯盏花药企简介

首荟通便胶囊能长期服用吗
微店微信
小儿便秘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