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刀绝神 第七百七十四章:分配任务体系

傲世神尊 第六章 帝都

大秦帝都,秦皇城。

作为大秦帝国的帝都,秦皇城自然是大秦帝国最宏伟也是最大的城池,雄伟的城墙高达十丈有余,长宽更是超过百里,整个占地面积约将近上万平方公里,容纳人口过千万,比之封家所在的燕城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这便是大秦帝都么?”

看着眼前这座古老而壮观的城池,封逆喃喃自语。

此时距离封逆离开封家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这一路过来,选择徒步的他可是吃了不少的苦,风餐露宿就不説了,途中还遇到了三波强盗,所幸,这三波强盗都是些不怎么强悍的xiǎo蟊贼,结果,截杀不成,反而都变成了封逆的功勋,而封逆也是通过这些功勋将自己的武将等级提升为二级,并在武举大会正式开始的前三天抵达了帝都。总体而言,封逆这一路还算是比较顺利。

城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排成了一条长龙,每个人都必须缴纳一定的入城税才能进城,便是一些衣着华丽的贵族子弟纵马到了这里,也要下马步行,按规矩缴税进城。约莫过了一刻钟左右,封逆才排到队伍的前方,交了一两银子之后,顺利进入城门。

踏入城池,看着眼前完全由一块块整齐青石铺就地宽敝街道,封逆微微有些震撼,这一条街道。足够容纳十数匹骏马肆意并行地。最起码得有三十米宽,就是前世现代社会一些步行街恐怕也远远没这么宽敞。街道两旁,各种酒楼店铺鳞次栉比,人声鼎沸,充分显示这大秦帝都的繁华。

离武举大会保命截至日期还有三天,封逆并不着急,稍稍逛了一圈后,他绝对先找一家酒楼填饱肚子。很快,一家座高三层的酒楼出现在封逆眼前,这一座酒楼通体木质,外墙上还有着精美地雕刻,一看就是dǐng级地豪华酒楼。酒楼正门上有着鎏金地牌匾,上书龙飞凤舞地三字“春风楼”。

没有多想,封逆提步踏入。

刚踏入酒楼一楼,立即有xiǎo二迎接上来。

“这位客官,咱们春风楼二楼三楼都客满了,只剩下一楼的位置还有两个桌子,客官选哪一个?”这xiǎo二热情地説道。

封逆目光一扫,随意一diǎn:“就靠窗那一桌吧。”

落座之后,那xiǎo二立即奉上书写好地一本菜单,同时热情地介绍道:“咱们这春风楼出名的菜有三味红果子、下马diǎn二式,这三味果子和下马diǎn二式是我们春风楼的招牌下酒菜,菜单里都有,客官可以自己看!”

“我自己看!”封逆随手接过菜单。

一目扫去,这春风楼的菜果然还真不是一般的贵,一个简单的xiǎo菜都是一两银子,而那xiǎo二推荐的两个招牌菜更是贵达十两银子一份,要知道,在大秦帝国别的地方,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消费也不过七八两而已,端得是有够黑。不过,酒菜虽贵,封逆倒也不甚在意,封烈的遗产和从击杀三波盗贼得到的收获足以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必担心花销的问题。

稍稍看几眼,封逆一口气diǎn了七道菜,其中六道是荤菜,一道素菜,粗算了一下价格,足足花费三十多两银子。至于酒水他却是没diǎn,一来,他本就不善饮酒,二来,也是怕在酒精的刺激下容易暴走。

不多时,xiǎo二将封逆diǎn的菜一一端上桌。

“味道不错!”尝着桌上美味,封逆暗自diǎn头。这春风楼的菜价虽然昂贵,但这味道却是着实不一般,称得上是物有所值。

“什么,客满了?”

忽然,就在封逆品尝美味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门口,一个身着白袍地贵公子满脸不悦的冲着xiǎo二道:“我今天可是为了宴请我兄弟才专门来你们春风楼,三楼雅间没有,二楼一楼地普通位置也没了?”

“不好意思,二位客官,真的客满了!”那xiǎo二出言解释道。

“我不管,今天你怎么的也得给我腾出一个位置来!”那贵公子脸色一板,蛮横道。

“这……”听到这话,xiǎo二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之色,能够进春风楼吃喝的大多都非富即贵,哪是他一个个区区xiǎo二能够得罪得起的?

“哼!”见此情形,那贵公子冷哼一声,一把将xiǎo二推开,仰起头朝一楼里面随意看了看,最终,将目光停留在窗边的封逆身上。

倒也正常,整个一楼大厅中,所有人的客人都是衣着光鲜,唯有封逆一人,因为这段时间的风餐露宿,不仅发梢间有diǎn散乱,衣衫上还粘着些许尘土,这幅模样,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土包子。

门口对话,封逆丝毫没有在意,一边自顾自的吃着饭菜,一边还透过窗户看看外面的风景。

“客官!”这时,xiǎo二忽然跑到封逆旁边。

“嗯?”封逆一抬头。

“是这样的……”xiǎo二一脸歉意的説道:“那边有位客官,希望您能让个桌子给他们,您diǎn菜地菜价,那位客官全包了,不知道客官可否同意?”

“不同意!”封逆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吃菜。

酒楼门口一共有四个人,那名贵公子和一个身着蓝衫的俊朗青年并肩,在这二人身后,是两名持着刀剑的壮汉护卫。听到封逆的回答,那贵公子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这明显不给他面子!

“朋友,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否则……哼!”那贵公子面含威胁的盯着封逆沉声道。

封逆头也不抬,直接从口中迸出两个字:“滚蛋!”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封逆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尤其是封烈的死亡,让他的性格更加冷漠、暴躁,倘若这贵公子好言相説,他或许还会卖他两分面子,可这厮一开口就是仗势欺人,封逆怎会对他客气?

此言一出,那贵公子和他身旁蓝衫青年的脸色皆是变得铁青起来,而周围的亦是纷纷将目光投向这边,在这吃饭的,非富即贵,也乐得看热闹。

“看来,你是不给我面子了!”贵公子紧紧的盯着封逆,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烧,旋即,右手一挥,喝道:“将他给我拿下!”在他身后的两名护卫立即上前。

“别别别,几位客官……”见状,那xiǎo二也是急了。

“这里怎么回事?”

眼见一场冲突无法避免,这时,一个粗犷而洪亮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紧接着,只听得,“砰”“砰”“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大群人从门口走了进来,封逆也是转过头朝门口望去。

这一群人尽数披一身黑色轻甲,为首的大汉宛如一头直立的黑熊,一脸的胡渣,双目似铜铃,整个人极为粗壮,与其他的人不同,他披着的黑色轻甲上面还有印着两条金边。随着这些人走入,整个一楼气氛瞬间都凝固了下来。

慑人的眼神从众人身上一扫而过,旋即,那黑熊般的胡渣大汉将目光定格在贵公子身上,冷冷道:“怎么,你们想闹事?”

“不不不……”

面对大汉的质问,那贵公子就如同老鼠见了猫,顿时就萎了下来,连连摆手否认:“指挥使大人您误会了,我们刚才是在跟这位朋友开玩笑,完全没有闹事的意思!”

“对对……”那蓝衫青年也是连忙开口道:“我们只是来吃饭而已……”

“行了!”大汉一脸不耐的打断二人的解释,板着脸道:“我警告你们,武举大会即将开始,在这期间,我们城卫军不希望看到任何人在帝都闹事!”

“是是是,这是当然……”贵公子连连diǎn头,同时,心下也稍稍了松了一口气,眼前这位城卫军指挥使大人虽然语气比较严厉,但言下之意却是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

“嗯!”见贵公子如此知趣,大汉那紧绷的面色也是缓和了下来,diǎndiǎn头:“既如此,那就散了吧!”

“是是,指挥使大人公务繁忙,我等就不耽搁了,告辞!”言毕,那贵公子等人如蒙大赦,当即直接转身,一群人灰溜溜的狼狈而去。

见贵公子等人离开,那黑甲大汉也不多留,淡淡的扫了封逆一眼,旋即,领着一干下属大步走出酒楼。一场冲突就这样被轻易的化解。

“这帝都的城卫军还真是够威风!”看着城卫军缓缓离去的背影,封逆暗暗自语。那贵公子等人的身份明显不一般,但在那城卫军指挥使的面前却唯唯诺诺,完全没有一diǎn脾气,可见,在这大秦帝都,军队和朝廷的威慑力要远远凌驾于一般的王公贵族之上。

“或许,加入大秦军队也是个不错选择。”思虑中,封逆暗暗的做出了一个决定。

军队,是国之利器,战争和杀戮,更是快速获取功勋,提升实力的一个绝佳途径。当然,在此之前,封逆首先要做的是完成这次的新手任务。

随后,填饱了肚子的封逆没有继续再耽搁,结账走出酒楼,直接前往武举大会的报名之地……

烟台十佳癫痫病医院南通牛皮癣专科医院小孩脸黄怎么办

肾气不足肾精亏虚表现
甘油三酯高危害
治疗静脉炎的中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