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听老辈讲起闯关东的情景

每当听老辈讲起闯关东的情景,家人就会群情激昂,义愤填膺。——题记

“达爷,村长请你到村公所去,有事商量。快点,专等啊!”狗腿子已经第三次来催了。达爷气哼哼地心想:“我看你们能憋出什么屁来!”大踏步地向村公所走去。

达爷三十多岁年纪,一米八多的身材,膀扎腰圆,魁梧的像座铁塔,在村里是有名的壮汉。打场的碌碡一只手能抓起来扔几下再放下,面不改色气不喘。推小车从来都是用特大筐,再难走的路没用人拉过。扛麻袋的时候,别人每次扛一袋,他都是扛两袋。脾气又是出了名的耿直豪爽,一副侠义心肠,从来没怕过什么。为了图谋达爷祖上留下的房子,地主家祖辈父辈的算计了几十年,达爷已经和他们交锋了几次,提起这事气就不打一处来。

祖上老四支分家,达爷这一支是长支,分得了靠大街的房子,宽门大屋的,很气派,进出都很方便。可是接连天灾人祸,家道中落了。加上达爷祖辈父辈人丁稀少,三辈单传,势力衰微,日受欺凌。分得后面房子的三支、四支却是人丁兴旺,家势日盛,渐成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地主,开起了酒店,跑起了驮队,养起了护院。他们的房子在后面,需要从小巷进去,多有不便,也与地主身份极不相符。虽有人劝他们到别处新盖宅院,但祖上留下的家产他们也不愿拱手与人,就千方百计想买下长支的宅院以壮声威。

达爷父亲在世时,三支的长辈曾把他叫去,手拿把攥的以为,只要他们一开口,宅子就会到手了。达爷的父亲进屋后,一看那架势就知道是什么事了,只是坐在凳子上“吧嗒吧嗒”不停的抽旱烟,什么也不说。老地主推了推鼻子上架着的圆圆大大的老花镜,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了几声,拍着他的肩膀说:“侄子啊,咱爷们不是外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就直来直去了。你看,你们家也过得不怎么样,我家呢,家大业大,宅院有些狭窄,你正好把房子让给我,我给你在外面宽敞的地方盖新的,所有的费用我都包了,外带给你五亩地。你看怎么样?”达爷的父亲就着凳子磕了磕烟袋,慢悠悠的说:“祖宗留下的房子要是从我这辈手里丢了,不是成了败家子了么?有朝一日我死了也没法去见列祖列宗啊!要不这样吧,你们把房子让给我,你们到外面盖更好的不也一样么?”老地主气得把山羊胡子吹得老高,在八仙桌旁走来走去,用尖细沙哑的公鸭嗓子说:“让给你,你买的起么你?真是不可理喻!”“那就免谈!你想守祖宗留下的产业,我再穷也不想做不肖子孙!”说完摔门而去。老地主用手杖指着达爷父亲远去的背影,半天说不出话来。

后来达爷的父亲病倒了,请医吃药花了不少钱,最终也没能保住命。达爷为了给父亲办丧事,不得不向老地主也就是他的叔伯爷爷借钱。老地主一看机会难得,又打起了房子的主意。

那天达爷下地刚回来,老地主就来到达爷家里。看着这么气派的房子,却差不多家徒四壁,老地主不知是猫哭耗子还是真的同情,竟然洒下了几滴眼泪。边抹着眼泪边说:“孩子啊,你爹在时我就说过,你们家人少,住这么大的房子也是浪费,给了我家,我给你们在庄前盖一座新房子,外带五亩地。你爹就是犟,不听劝。要是听了我的话,日子也不会过得这个样。你爹也许就不会。。。。。。”说着又抹起眼泪来。达爷不动声色地问:“那您今天是什么意思?”老地主一听,以为达爷动了心,到底是年轻人啊,几句话就说动了。连忙说:“我还是那个意思,地么,随你挑!”“真的?”“真的!你说,要哪块?”“我要你东岭上大杨树下那块!”“什么?东岭上大杨树下?那是我的祖坟地,怎么能给你!你这小兔崽子简直不懂人理!”“哈哈哈哈哈哈!”达爷发出一长串爽朗的笑,然后鄙夷的看着老地主说:“要不是看着你是族里的长辈,我就三拳两脚把你打出去!祖宗留下的房子,我爹不会卖,我也不会卖,你就死了这心思吧!”

老地主碰了这回钉子,仍不死心。后来又多次托人说合,条件也越来越优厚,达爷一直不理他们。今天又要借他村长儿子说事,不知有什么花花肠子。

达爷进了村公所屋里,只见大八仙桌旁一边坐着村长,一边坐着村长的爹老地主,八仙桌上的大红布上摆满了钢洋。达爷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问道:“村长大叔,你们爷俩把我找来有什么事?是要出夫呢还是要纳粮啊?”村长说:“咱爷们一家人,嘿嘿,没别的事,还是房子的事。你看这回出这么多钱,该可以的了!”达爷看看桌上的钱,确实不少,这地主一家为了得到房子真是拼血本了!达爷说:“这钱都是给我的?”村长和老地主都抢着说:“是的是的!都是给你的,不够还可以再加!”达爷站起身来,走到桌前,抄起红布,把洋钱一包,背起转身就往外走。村长和老地主急忙喊:“你站住!地契呢?”“什么地契?”“你家房子的地契啊!”“我什么时候说要卖房子的?是你们要给我这么多钱,我还以为财主发善心了呢!”“你怎么耍无赖啊!”“是谁耍无赖?我给你们说得清清楚楚的,房子我永远也不卖,你们就是不死心,几次三番的想逼我卖房子。我再次告诉你们,就是给座金山银山,我也不卖!”说完把背着的银元“哗!”地一声撒了一地,银元四处乱滚,叮当乱响。老地主恼羞成怒,咬着牙恶狠狠的说:“不卖?我看你卖不卖!走着瞧,有你求着我买的时候!哼!”达爷双手掐腰像座山一样站在他们面前,昂首挺胸的朗声说:“有什么招你就使吧!爷我接着就是了!”

过了几个月,也没什么动静,达爷慢慢的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冬天里农闲,人们喜欢打打牌,听听戏。达爷最喜欢听说书,每次来说书的,他都要听个够。这天晚上在邻村听完书回来已经半夜了。走到自家大门楼前抬手要推门,忽听耳后“嗖~~~”地风声传来,达爷不由的一转身,胳膊抡起一扬,正架在打来的杠子上,“嘭!”地一声,杠子梢断了下来,“咔嚓”一声落在了石阶上!达爷顺势抓住黑影人手中的半截杠子,往怀里一带,就把杠子夺了过来,举起杠子照着黑影人就打!黑影人撒开腿就跑,“噔噔噔”几步窜进黑暗里不见了。达爷明白了,这是要砸闷杠啊!他用杠子使劲的捣着地,声如洪钟般的怒喝道:“狗杂种们!有种的出来和爷爷光明正大的干,使这种下三烂的手段算什么本事!来和爷试试!龟孙子!只会背后害人的杂种!”声音在寂静的夜空里传得很远,附近的狗都“汪汪汪!”地狂叫起来。

从此以后,达爷时常腰里别一把砍柴刀,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说过:“哪个狗杂种不知死活要算计我,碰到我就宰了他!”

有一天下午媳妇喂鸡的时候,发现家里的鸡都死了,鸡嗉子里饱饱的都是粮食。达爷看了看,说:“被这些丧尽天良的狗杂种投毒了!恐怕不能吃了,埋了吧!”媳妇疼得直掉眼泪,说:“老是这样心惊胆战的,这日子还怎么过啊?这回是鸡,不知哪天怕就是人了!”达爷像一头咆哮的猛虎,怒吼着说:“我饶不了这帮龟孙子!”虽然明知是他们干的,没有证据也奈何他们不得。

进了腊月门,一连下了几天雪,天冷得滴水成冰。这天晚上达爷一家人正在床上盖着破被子取暖说话,突然“呯~~~~!”地一声枪打来,正堂八仙桌上的坛子“咔嚓!”被打了个粉碎!老婆孩子哭成一团,吓得浑身颤抖,一夜没敢睡觉。好不容易盼来天亮,媳妇怎么也不敢在家里住了,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达爷满腔怒火没处发泄,几次要冲进老地主家拼命,都被人拦了回来。

事情已经没有调和的余地了。和达爷要好的几个爷们劝说达爷:“人家已经打你黑枪了!走吧,再不走就要出人命了!你一个人能斗得过他们么?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走吧!”达爷跺着脚说:“难道就没有我们的活路了?我真是忍不下这口气啊!”

第二天达爷接来老婆孩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变卖了一些东西凑作路费,准备闯关东去。临出村的时候,达爷对送他的几个爷们大声的说:“我走了,那些狗东西们可该高兴死了!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进咱们村了!你们都保重吧!”

天又飘起了雪花,四野灰蒙蒙的一片,冷飕飕的北风吹在身上像刀子割一样。一家人肩扛简单的行李,相互搀扶着,踏上了闯关东这条前途茫茫的路。达爷一步一回头,看着这生活了三十多年的村庄,看着列祖列宗繁衍生息的故乡,达爷肝肠寸断,忍不住热泪横流!

达爷离开家的当天夜里,家里失了火,熊熊的大火烧了大半夜,映红了整个村子,把祖传的气派老屋烧了个精光。因为房子和老地主家是连着的,老地主家也烧了大半。老地主连心疼带气,一病不起,不久就死了。

有知情人说,那夜看见过达爷回来,什么时候走的不知道,那火也许就是达爷放的。

那年是1929年,和达爷一起走的还有他弟弟一家。后来他弟弟一家受不了关东的寒冷又回来了。老屋宅基已经被地主家翻盖了气派的楼房,他弟弟一家只好在场院里住了好多年。而达爷真的一辈子再也没回来,在东北繁衍了一大家人,埋骨于东北黑土地。

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二)

不知经过了多少个昏天黑地,也不知死了还是活着,经过一个多月的海上颠簸,船终于靠岸了。

达爷用他那宽大有力的臂膀搀扶起晕船呕吐得要死的媳妇和孩子,踏上了东北这陌生的土地。打听当地人才知道,这才是辽东,离老乡在的黑龙江还远的很!达爷一家又开始了漫漫的征程。有限的一点钱坐船花光了,带的干粮在船上就吃光了,如今只好一路要饭向黑龙江走去!达爷不住的鼓励媳妇和孩子:“坚持住!坚持住!到了黑龙江找到老乡就好了!”就是这点信念支撑着一家人艰难的走着。二三月的东北,不像关内那样暖和,风还是冷飕飕的,特别是夜里更冷得让人难受。达爷一家不知有多少夜是在破庙或者人家野外的场院里度过的。冻得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一家人起来蹦一阵,跺跺脚,或者抱在一起互相得点热乎味。这时候他们是多么盼望早点天明啊!

一天天的熬,一天天的盼,在他们历尽千难万险就要支撑不住的时候,达爷一家终于摸到了有老乡在的虎林。

一见到同村早来几年的守忠,达爷一家就扑了上去。两个女人早抱在一起哭了起来,达爷也抓着守忠的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守忠说:“好多日子就接到老家寄来的信,说你们一家要来。左等右等不见你们的影,心里这个惦记啊,生怕你们出了事。如今好了,你们终于来了,咱爷们在一起,怎么都好说,先在我家住着吧!”守忠一家也不容易,靠给人帮工养活一家老小。一下子增加达爷四口,守忠家一时也难以维持。达爷只休息了一天,就立马出去找活干。

达爷先是在车站扛大包,那是个力气活,达爷虽然身板好,有的是力气,但这几年日子过得不好,吃得就差,加上这一路的辛苦,早不是在老家时的情景了。不过达爷舍得卖力,有股子拼命劲,经常是别人扛一包,他扛两包,一般的麻袋他能一个咯吱窝夹一个一口气跑到车上。开始工头还不想要他,后来达爷竟成了站上出名的大力士,有什么重活都找达爷。不过出苦力挣不了多少钱,达爷饭量又大,吃一顿差不多够全家吃的,也剩不下几个钱,养活一家老小很困难,勉强贴补点家用罢了。

有一回工头叫达爷他们到松花江岸去装船。装船比装火车更难,那又长又窄的木板从岸上搭到船上,坡度很大,人扛着大包一步一步的爬上去非常吃力,稍有不慎就会摔到海里。达爷他们快装完的时候出了事,一个年轻人体力不支,摔倒在木板上滚下海里。达爷他们立刻停下活去救人,工头和船主竟然不准救人,叫他们赶快装船。达爷怒火冲天,带着大家质问工头和船主:“那是一条人命啊!在你们眼里我们苦力的命就那么不值钱么?再不值钱我们也得救,我们不能眼看着他被淹死!”工头恶狠狠的说:“谁敢救?谁救谁就别干了!”达爷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工头的衣领,挥起大大的拳头,对他怒吼道:“你个畜生!再阻拦我就一拳打你进海里喂鱼!不干就不干,老子不伺候了。救人!”几个要好的跳下海把落水青年救了上来,抬回了村里。

过了几天,达爷通过熟人介绍到老林里伐大木去了。这也是个既苦又累又危险的活,夏天蚊虫叮咬,冬天手脚冻得要掉,两个肩膀扛大木都压得红肿一片,还经常有被大木砸死的危险。达爷多亏了身大力不亏,硬是在林场里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成了远近小有名气的人物。加上达爷为人豪爽仗义,甘为朋友两肋插刀,很多人都愿意跟着达爷干活。渐渐的,达爷成了林场苦力们的领头人,不久就一呼百应了。

跟着达爷干活凭得是义气。过去来了新手或者是身子单薄的年轻人,挣很少的钱,简直连吃喝都不够。达爷却不这样,他说:“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谁要是有办法会来这深山老林里干这活遭这罪啊?谁都保不齐有个三长两短的,大家将就着来,什么你多点他少点的,大家照应着来吧!”那年一位姓赵的砸断了腿,半年多没能干活,有人主张把他送走了事。达爷说:“送到哪里去?回家还不是坐吃山空?恐怕连药都没钱买了。在这里养着吧!钱从我那份里出,我还可以抽空采点药给他治治。大家互相帮衬着,没有过不去的坎!”

共 7 5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脉络清晰,达爷这一人物形象鲜明性格突出合情合理,对社会环境交代的很细致,有力渲染了气氛,对突出人物性格起到了铺垫作用!小说语言简洁富有农村气息读起来倍感亲切!小说记叙达爷闯关东及在关东生活经历,小说刻画人物突出,语言富有地方色彩,活灵活现,通过一系列对话和动作描写塑造人物形象,脉络鲜明清晰。荐读!【高山流水】【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1:08:04 文章塑造了达爷一个铁骨铮铮有血有肉的人物。语言练达平实,豪放有力。欣赏好文章! 秋心如水

回复1楼文友: 16:14:28 多谢鼓励!祝编安!

2楼文友: 11:10:51 小说叙述了达爷在老地主的多次威逼之下,准备闯关东,达爷真的一辈子再也没回来,在东北繁衍了一大家人,埋骨于东北黑土地。小说笔触细腻,具有一定的文字功底!欣赏!问好作者!欢迎光临! 用心做事做人做文为人行善

回复2楼文友: 16:15:04 谢谢您的分析点评和鼓励!祝冬安!

赤峰治疗癫痫病医院
小儿积食咳嗽痰多
合肥长淮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