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水遇到试剂瓶

漂泊吧!游荡吧!
沉在空气的江底
还好没有命
要不总要焦虑
我,到底要凭赖以生存
 
 
深沉的江水不免也诧异
哪来这么个怪东西
大底小口没有帽
透明无色纯玻璃
涌进涌出唯
唏嘘,好奇
 
 
海底何以传声,道出
这秘密
我来自拥挤的瓶群
终日忙碌于科学
接触过比你们更出彩的流体
这就是人类给定义
直到那日混乱中与帽分离
我被断定为垃圾
宣了判,出了名,下了架
滚过形形 的脚底
落入这江里
 
 
这就是我全部的秘密
这就是我半生的意义
 
 
终于不必再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