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我的赌徒生涯散文

摘要:“你们有好多外水的啦!”曾经我想做文人,也曾经想做股神,谁知道最后做了一个司机。 今天必须写篇文字,痴言疯语也好,九不搭八也罢。

先看涨停板,62个涨停,排名最后一位的是000529,广弘控股,曾经是粤美雅,让自己第一次破产的股票。

1992——1995年,那时候的我只想赚钱,呆在海南三年没有过海。先开始打工,后来筹借了一笔钱开了个小店,做录像带出租;当然,大陆很多地方没有经过录像机时代,直接进入了CD、VCD,很多人对录像机没有印象。

似乎赚钱很容易,每个月毛收入三四千;那时候工资只有四五百吧。94年开户,开始是老龚找我借钱买股票,一万块钱借一次给一百元利息。大多是半个月或者一两个月一次。

后来跟着他买股票。他叫我去分新股,只要开户就有资格分。不用市值,不用抽签,只要有账户申购,就可以大家排排坐分果果;第一次分了两百股,不记得什么股票了;第二次分了100股,因为人多了。东方电机。记得很清楚是因为四块多申购,一上市第一天就变成17元多。赚了一千三。

那时候要去柜台填单买入,为了看行情买了一个中文BB机,两千多吧,印象中中文的贵一点;跟证券公司挂钩,提供股票行情,服务费每个月50元。BB机还要100元的服务费。

因为自己不懂,也没有时间去炒。就把账户交给了老龚去处理。他是个老实人,信得过的人,比我大十二岁,是我哥哥的同学;他在同学君哥的公司里做会计。君哥90年就是亿万富翁,在海口市海城大厦买了一层楼开房地产公司。这个亿万富翁也是我哥哥的同学,还有一个同学做司机,B哥;真的,我很想把B哥的故事写出来。我哥哥当年也去过海南,但终究是放不下体制内老师的身份,也没有胆子下海。

这个君哥88年离职下海,在海口龙华房地产公司当副总。工资800块。800块,那时候在内地简直是天文数字,我们听到那么高的工资,心里第一个念头是怎么花的完啊?他身体瘦弱苗条,语文非常好。不过,老龚,我哥,B哥都是瘦弱苗条之人。想必那时候大多数人都是如此吧。

我哥哥出来工作了,他还在读大学。我曾经看过他写给我哥哥的信,一封借钱的信。信纸都已经焦黄了。只有寥寥几句:……天寒无衣,唯兄可助。……我哥哥给他寄了十块钱过去。可能是8 或者84年。

君哥后来在湖南财经学院当过一段时间老师,很多行长是他的学生。因为这套关系,他能够搞到资金,在海南房地产热中赚到了创业资金。据说第一块地皮他赚了两千万。

当然,扯远了。我去海南的工作是君哥安排的。老龚去码头接我。那时候要边防证,办不到,偷渡过去的。还记得第一次在海安的路边小店打,话筒拿反了,黑不溜秋的老板娘大吵大嚷,我还听不懂。……那是我人生第一次使用。

开始以君哥表弟的身份在一家福建老板的房地产公司做事。在三亚鹿回头建别墅。做安全员,材料员;每个月工资550元,那是92年。印象最深是没有厕所的,都去海边的树林里解决;海鲜都是五块钱一大盘,本地人开的,不用讲价,超大的盘子,随便你吃;后来宰客这些事都是大陆人去干的。

干了一年就不想打工了,都在做生意,都想着自己做老板。开小工厂,建筑工地承包工程什么的。

我开的录像带小店生意蛮好,一边出租,一边卖咸带给大陆去的人。那时候很多老乡都是做小生意。96年,我转让了店面,离开海南,回到韶关。跟一个爱恨情仇纠结半生的人一起做矿石生意,小打小闹的。不是每个人都像君哥那样能开大公司的。我的爱,我的恨,都埋葬在马鞍山上。再也不见,可好?

老龚和B哥也合伙开公司,他还跟着骗子老乡曾胜三炒期货,都亏了。——这个股票路上的带路人,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2011年。当然,他过得很好,在长沙买了房子,买了车,只是一如既往地没有老婆。

他的个性沉默寡言,不喜与人交往。只有说到股票的时候才滔滔不绝。他说,主要还是靠运气,什么技术都是假的。

96年的时候,他帮我买到一只翻倍的股票,风华高科;好像是18元买的,44元卖出。他自己的 0多元卖出了。记得他打到韶关跟我说:“你不要太贪心了,……要的了啊。”后来,应该只有几天时间涨到60多元。

这时他来了广州,长住在金城宾馆。还是君哥开的分公司,他还是给同学做会计;办公室也在金城宾馆。我跟他去王府井百货买了一件550元的金利来衬衣送给他,表示谢意。

那时候疯狂地崇拜金利来。似乎男人不穿这个衣服就没有面子。我这个无业游民竟然也买了金利来的白衬衣穿着,打着领带。

那一年DY约我去广州。我身边也没有钱了,打给老龚,要他卖掉100股风华高科。应该是拉升前,27块多卖掉的;坐公交车去找老龚拿钱。靠着那100股,我和DY在广州住了半个月的宾馆。十八年后,我在路边背着背包走路,她开着奔驰,说是看了一眼背影像我,没想到真的是我,非得要我搭顺风车。而我呢,张口结舌根本想不起她是谁,慌乱中叫了一声姐姐。其实这也不能怪我,她发福了,以前是瓜子脸,现在是圆脸,笑意盈盈的。

九七年五月,我在佛山一家鞋厂开始自己的打工生涯。那时我心灰意冷只想隐姓埋名,不跟任何人来往。老龚打告诉我帮我买了一只绩优股,17元多。粤美雅,做拉舍尔毛毯的,还去越南南美洲开厂。当时广东上市公司最出名的就是两美一照,都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粤照明就在佛山,做灯泡的,出了名的现金奶牛;美的就在顺德,做电饭煲的;美雅在鹤山,过了九江大桥就看得见这个公司的大招牌。尤其是那个号码刺眼0750--。我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我竟然还傻乎乎地打去询问工厂经营得怎么样。那是股价腰斩之后。

现在,今天,打开电脑,000529涨停;回看1997年,不复权来看,股价在17元之上的只有两天时间。5月12日,1 日,他就是在这两天时间里帮我买了这只绩优股。(标绿箭头处)

闭着眼睛也不会买的这么准啊!

他的过不多久就止损割掉了。14元多。他说这是绩优股,还会涨上去的。许是不好意思面对给我造成的巨大亏损,他总是希冀着股价涨回去。结果这个股票,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跌跌到06年,最后七毛多的时候光荣退市了。(我应该是0 年割肉的,具体不记得了。好像是 元多,拿回了一点渣渣。)

97年在鞋厂上班一个月几百元工资。后来倒闭了,去法院破产才拿到一部分拖欠了一年的工资。股票里的这几万块钱,其中大部分还是借款。当时在海南开店时借的本钱,赚了钱没有还。全部投入到股票里面,指望可以经常买金利来,可以天天喝可乐。结果是,这笔债务直到200 年打算结婚时才还清。

没事做的时候,或者晚上,穿着从箱底里翻出来的金利来白色衬衣,打着金利来蓝色领带,上面还绣有大朵大朵的金色的花,走路去佛山图书馆看书。上班是舍不得穿的。那时青春年少,意志消沉,可是装逼这种事还是免不了。

那七年的空余时间里,我就躲在图书馆里,看遍了所有喜欢看的书。妹是不看书的,一看书她就头疼。可她肯陪着我走路一个小时去图书馆。来回要走两个小时,因为舍不得钱坐公交车。四楼中间有一间很空旷的休息室,种了许多花草,许是楼顶是中空的。摆着一些凳子。我在里面找书或者看书的时候,妹就坐在那里,安静的,也是百无聊赖地等着。

2015年7月,第二次在股市亏得一无所有,因为融资,连续六七天跌停,再也无法扛下去,7月8日凌晨,在巽寮湾,跌停板提前挂单卖出全部股票,两手空空出来。当时我却哈哈大笑,无一丝悲伤之感。

打给S,说起这件事,我也是哈哈大笑,说再也不买股票,再也不碰这些东西了。她却说,我支持你买,我相信你的能力。

哈哈大笑犹在耳,S君如今在何方?人生难得一知己,再有心事诉与谁?

星期天从韶关下来,约佛山的家人吃饭。

贝速特的老板来了。Z,肥头大耳,大腹便便。体重最少比我重了 0斤;谁也想不到20年前,苗条清瘦,玉树临风的年轻人变成了这个样子。

曾经他是我的徒弟,是我的好友,也是我的至亲。从海南开始,终于南海,最后变成了陌路之人。

他是吃了饭才来,接他老妈回去的。

寒暄过后便无话可说。其他人说得很热闹。最后饭局准备散了说到了股票。他说那不是人搞的路。总共投入了12万进去,只拿回来 万块钱。这辈子是再也不会碰股票的了。

他现在正在家里建别墅,预算说是七八十万。车是新买的冠道, 0多万。七八万块钱对他现在来说,其实不算什么。但在当时,他开厂的启动资金都是贷款来的。还得找关系牵线搭桥。在制衣厂,他没日没夜地干活,他老婆为了车多一件衣服,是可以连饭都都不吃的。他们的吝啬,他们的拼命,很多年来都是我们茶余饭后的笑谈。可以说,每一笔亏损都是他的血汗钱,他的命根子。

我对他,有如老龚对我,是这个赌场上的领路人吧。他去证券公司开户也是我带去的。

“你那时候要是不炒股票,在佛山买了房子,早就发达啦,舅舅。”出电梯的时候他这么说。

“我要是不炒股票,一个月 000多块钱的工资怎么买房子?”

“你们有好多外水的啦!”曾经我想做文人,也曾经想做股神,谁知道最后做了一个司机。

共 5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是烈军属作者在改革开放时期,人们开始投入股市。作者像是在给人讲述那段生活,讲述自己那个时候在经济建设前沿淘金的故事,文章我们似乎看到了那个时候经济热潮。作者像是在给人讲故事,叙述自由不羁,但故事给人真实感。【:言农】

1楼文友: 09:44:12 生活真实情感,给人再现了经济热潮的浪头。

2楼文友: 09:47:41 作者辛苦了,多写多读,会不断提高写作水平

宝宝消化不良又吐又拉

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一周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哭闹怎么办
小孩眼屎多
宝宝晚上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