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传龙神大陆二十纵横剑气剑师纵绝

七星传龙神大陆 (二十)纵横剑气!剑师纵绝!

星鹤轻轻点头,算作回礼,然后看向擂台上的二人,淡淡地说:“这是纵寒的小儿子吧?这么小就将纵横剑气修炼到了玄阶,还被赐予了玉骨剑。能达到大剑士的程度,也绝非偶然啊。”

让我们再回到擂台上。

在木剑被扇飞的那一瞬,纵绝双手探进手边的空间裂缝,从中抽出两柄剑来。

这两柄剑通体晶莹剔透,仿佛是由一块玉石雕刻而成。在剑刃上,还有几点暗红,显然这两柄剑都是见过血的。这应该就是星鹤所说的玉骨剑了。

这玉骨剑乃是纵横家的秘器,特别适合修炼纵横家钻研出来的纵横剑气。这纵横剑气分为天、地、玄、黄四个阶级,分别对应着剑术的四个层次。相传,若是将纵横剑气修炼到极致,随手便可裂山川、开天地。纵剑气可劈天地,而横剑气可破虚空。

任天翔感受到了这两柄鱼骨剑上散发出来的若有若无的杀气,不禁皱了皱眉。尽管这样的沙子,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想要完好无损的将他击败,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终于,还是用那个了吗?

任天翔叹了一口气,双手又是一抖,长矛已经收了回去。然后,他将左手翻过来,袖口处飞出了一个折叠型的小型琴身。他左手抓住琴身,右手五指成爪状扣住了琴身上五个突出的地方。紧接着,他的右手快速的向琴身右侧滑去,同时,五指指尖的出口还在不断地吐出琴弦,直到抵达的另一端的连接点。

古琴!可以发动音元素的强力武器。

任天翔的双手按在琴弦上,神奇的是,那张古琴竟自己漂浮在适当的高度。

他开始动了!他的双手不停地在琴弦上翻飞,甚至快的,已经有风的乱流,不过倒是没有出现残影的状况。

一首乐曲响彻整个擂台。乐曲悠扬、婉转,却是十分的悦耳,但就只有帝级以上的修为才能够听出来,那是连续的乐曲,就是由一段又一段极为短促的音节构成。

纵绝才不管这音乐好不好听呢,他现在想要的,就只有击败任天翔而已。

这三年来,凭借远远超越同龄人的超强实力,纵绝不断地清除着那个女孩儿身边的苍蝇。在他看来,她是他喜欢的人,他就不允许有别人去觊觎。而这个任天翔,今天竟敢大胆的与她坐在同一排,这是绝不能忍的!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击败任天翔。

纵绝暴喝一声,周身的精神力被调动起来,在体内疯狂地运转。记住自己那一丝上古剑尊的血脉之力,他对剑的掌控会更加得心应手。

与剑相生!

对于剑修来说,自己的本命剑在漫漫的寿命中是非常重要的,甚至比他们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这就造就了只要剑修手中有剑,实力便可暴增的现象。

剑气凝结完毕,纵绝才正式发动攻击。

一跃而起,双剑被他高举在头顶。剑刃上闪烁的光芒就好像要将太阳光给压下去一样,耀眼得惊人。

一旁的星鹤得意地点点头,捋着胡须笑道:“这招‘落天斩’可是纵寒那家伙的成名绝技。这个纵绝虽然只有帝级修为,但是已经领会得到了一丝神韵了。看来,纵寒在这孩子身上下的功夫可不少啊。”

纵绝大喝一声,双剑斩下。

也许在这时,任天翔眼神一冷,弹着琴的手也有了一丝停顿。

乐曲骤然变调,突然从柔和、婉转变得凌厉、锋锐,就好像无形中有无数刀剑蜂拥而至。

“砰”的一声,纵绝的双剑停在了空中。奇怪的是,明明什么也没有,而且停顿在了空中,似有什么东西在挡住他。

任天晴不禁站了起来。她的双眼瞪的老大,小嘴微微张开,一副吃惊的样子。她看到了,她看到了挡住纵绝的那个东西了。

音刃!一把把音刃接连不断的斩击着纵绝的剑。

哥哥,有异能了!

两行清泪自眼角滑落。她也是爱极了哥哥,如果可以,他都想将自身的异能传给哥哥

。她知道,只比她早出生一个小时的哥哥,肩上到底承担着多么重的担子。

“哥哥!加油!”忍不住了,任天晴朝擂台上大吼一声。

任天翔没有停顿,但眼神却变得柔和起来。因为心境的变化,这曲《镇魂》已经不能再弹了。

最后一声,也是最凌厉的一声。纵绝的剑气被尽数击碎,不过他自己却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任天翔不紧不慢地拆开琴弦,收回右手指尖的储物空间中,琴身也觉得起来收入袖口。接着,他稍稍挺了挺身,退出了外骨骼装甲武装。“暴风雪Ⅳ型”也以及快的速度收进了“菲尼克斯”中。然后,他右手的储物戒指闪起了一道光芒,“弑龙”已悄然出现在他手中。

与此同时,纵绝的吟唱也刚刚结束。

所谓吟唱,其实是借鉴精灵一族的言灵技能,用咒语感应更多的天地灵气来供自己使用。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空中有一声轻轻的“咔”的一声,仿佛有一把锁被打开了一样。

纵绝的双眼爆发出黑白两色的光芒,周围的天地灵气也开始围绕着他旋转。

两柄玉骨剑隐隐得透着一条条血红色的纹路。

而最恐怖的,是他的修为。短短数十秒内,他的修为节节攀升,很快就突破了瓶颈,达到鬼级!

十七岁的鬼级!就在星皇帝国是极为罕见的,也就只有在龙王帝国贵族中才可能出现!

“心中有剑!”星鹤神色突然严肃起来,“这……这是剑术的第二层次!难道,纵寒之前一直给他压制了修为么?”

是的,纵绝此时剑术造诣已经达到了第二层次,也就是手中非贱剑心中有剑!

而现在的纵绝,已经可以被尊为剑师了。

剑师之上,就是大剑师了,他的父亲也就不过大剑师而已。可想而知他在剑术方面的领悟有多么强大了。

任天翔打了一个哈欠,无精打采地说:“有意思。不过,玩够了。”

…………

————分界线————

哈哈,今天开科技节,所以早发了。

三江没有成功,不过没关系,反正早就预料到了。

最后,谢谢各位读者大爷们的支持。

锦州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精道异常
梧州白癜风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