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明的异界幸福生活 第131章 废王伯当修为体系

弑神帝传 第三十三章 入府

小家伙毛鸿翙乐的今天晚上几乎都没有合拢过嘴巴,以往所有的憋屈不快,今天算是一股脑地全都倾泻出来了。

一向骂不还口看起来唯唯诺诺的毛九阊今天出尽了风头,把桥头镇上几个有名的浪荡子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说来可笑。

当时,毛九阊径直闯进那家酒楼,绷着脸一言不发,见人就是一拳,就没有哪个人需要他出第二拳的。

原先那些个盛气凌人、鼻孔朝天的家伙,后来一个个都被吓得腿脚发软,寸步难移。

个别还没被吓破胆的想跑,但通常刚一迈开步子,便觉有风拂面,接着就是眼前一黑,头脑轰鸣,颓然倒地。

不过两分钟,躺了一地人,打的正过瘾的少年举着拳头转了一圈以后,发现该打的一个不拉,剩下的都是满脸骇然,诚惶诚恐的无辜观众了。

他也只能撇撇嘴收起拳头,懒洋洋地问道:“可有不服的?”

地上躺着的那些人不是直接昏死过去,就是躺在地上死狗一般地喘着粗气,头脑清醒的都没几个,哪里会有什么人接腔?

好在少年也只是顺嘴一说,不指望谁来回答。

不过,他可能是因为走的时候过于匆忙,所以一不小心就把那个先前多次骚扰毛玉霜,还三番五次威胁恫吓自己的家伙的两只手给踩的血肉模糊、骨断筋折。

“姐夫,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回家的路上,毛鸿翙龇着那对晶亮的小虎牙,天经地义的道:“以后咱在桥头镇也能横着走了!”

“滚滚滚!谁是你姐夫?你当自己属螃蟹啊?还横着走?被人打死了我可不管!”

毛九阊闻言马上翻脸不认人,心想,这要是待会让正主听到了,自己今晚睡哪还不知道呢!

“你要是再乱喊,以后就别指望我罩着你了!知道吗,到时候,我带着你姐跑的远远的,把你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这边忍饥挨饿,还三天两头被人欺负!”毛九阊看着越走越短的路,只得板着脸凶狠的威胁恫吓叨叨个不停的小家伙。

“那……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毛鸿翙似乎有点害怕了。

结果,俩人刚进小院,毛九阊就差点没一个趔趄摔个狗啃泥。

“姐,毛九阊说他要带着你私奔!”

毛九阊瞬间冷汗涔涔,刚想捂住这倒霉孩子的嘴,就悚然觉察到两束锐利的眸光打在了自己身上,少年欲哭无泪,颓然垂手,坐等处决。

“相公,你回来啦?”

毛玉霜突然灿然一笑,一般人还真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惜吃过大亏的记得比谁都清。

“玉霜,我们不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他随口胡诌的,你可别当真啊!”

少年笑容牵强,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劫难逃了。

“好了好了,不闹了。你看这月黑风高的,我们去睡觉吧!”

毛玉霜抬头看了看天,掩口娇笑,动人心魄。

少年记得月黑风高似乎不是什么好天气吧?可还没等他想明白就突然听到了“睡觉”二字。于是,他像是濒死之人忽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好好好,我们赶紧睡觉去,明天还不知道要忙些什么呢!”

如蒙大赦的毛九阊刚刚说完这话之后,他就觉得氛围似乎变得有些奇怪了。

一旁的毛鸿翙先是目瞪口呆,随后挤眉弄眼的悄悄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那要不要我先去给你暖暖被窝?”俏脸微红的毛玉霜已经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这时候,她那双杏眼几欲喷火,只要不瞎的话应该都能看出来。

毛九阊满脸委屈,心想,以后,打死都不能再跟那个惹祸精一块出去了。

也许是因为考虑到明天他们第一次出工,所以毛玉霜最后也没有赶尽杀绝,扔给毛九阊两床被子,让他自己去庖厨找地睡。

两间古旧砖瓦房,大的是间卧房,小的是间庖厨。

平常,他们三个人挤在一间屋里,中间用帘子隔开。

那间庖厨本就逼仄,除却堆置柴火和灶台固定占据的地方,剩下的那点空间里又加了一张作案板的原木桌和一个盛放碗筷碟子的红漆斑驳的木柜。

毛九阊蜷缩着身子躺在只开了一扇小窗的庖厨中,心里并没有什么怨怼,只是想着以后找机会赚点钱,给他们姐弟俩盖一栋大房子。然后,努力修行,回去报仇雪耻,那千里丧家犬的切肤之痛他可是从来没有忘却过。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两个少年就踏上了第一次出工的征途。

大户人家定期招人入府,不仅在清河郡周围几个小镇备受瞩目,就是在外城里也是让很多人趋之若鹜的。

毕竟,极个别借此一步登天的幸运儿着实让人眼馋,试问,谁不想财色双收呢?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的。

首先,你要满足两个基本条件,年龄和长相。

单此两点,不少人就望而止步了。

后面,通常还有一系列的考验。

不过,这个还要看把门人怎么定规矩,就像之前那个中年男人一句话就尘埃落定了一样,有时似乎还讲运气。

陈府大门今天照旧没开,俩人说明情况之后,就跟着一个看门的小厮从偏门进去了。

一路走去,外围还好,愈往里走愈觉富丽堂皇。

雕梁画栋间花草掩映,其间回廊曲折幽深,有假山流水潺潺,有亭榭鱼戏身畔,有高楼巍峨耸峙。可谓气象万千。

路上的貌美丫鬟婢女来往不断,青衫小厮层出不穷,就是不知道都在忙些什么。

毛九阊虽然开始也有些吃惊,但很快就镇定自若了。

倒是毛鸿翙这小家伙一惊一乍的,连墙上精美的彩绘都能让他咋舌不已。

少年觉得好笑之余,想捞钱的念头愈发强烈了。

最后,俩人在一处遍植芭蕉的院落中停了下来,带路小厮再三交代他们切勿乱走乱动之后,就自己原路返回了。

俩人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一个人影,正有些百无聊赖之际,忽然听到一个有些慵懒的嗓音。

“你们两个可是昨天刚招进府中的?”

毛九阊循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白色儒衫的年轻男子拢着袖子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此人虽然长的清俊,但是那笑容总让人觉得有些……猥琐。

消肿止痛吃什么消肿快什么人容易患痴呆症奥利司他胶囊减肥原理

慢性肾炎突然夜尿增多怎么办
肾精不足失眠怎么调理
9个月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